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来论】李陈唱衰"一国两制" 罔顾事实自打耳光

李柱铭、陈方安生唱衰"一国两制"是罔顾事实,实际上香港民主自由不断进步。李柱铭曾自言会于回归后入狱,但事实上至今他仍享有自由,更有空间赴美国攻击中央政府;李柱铭颠倒是非,将"港独"责任推到中联办身上,实际是包庇纵容"港独"。

美国国会今年5月3日召开听证会,就香港回归中国20年、落实"一国两制"情况邀请李柱铭、黄之锋、彭定康等人"作证"。黄之锋接过李柱铭的衣钵,成为新一代唱衰"一国两制"的代表人物,被本港舆论批评为风头盖过李柱铭的"汉奸2.0"。李柱铭与陈方安生此类一贯唱衰"一国两制"的"前辈",看来是不甘寂寞、不甘落伍、不甘老去,在香港回归20周年前夕,在陈方安生牵头的公民实践培育基金举办的论坛上,李陈二人丢人现眼,"一唱一和"唱衰"一国两制"。

李陈唱衰"一国两制"早有前科

李柱铭、陈方安生罔顾事实唱衰"一国两制",早有前科。2014年4月4日,陈方安生和李柱铭与美国副总统拜登在白宫高调会面,李陈二人向拜登"告洋状",指香港"一国两制"受到削弱。事后白宫副总统办公室发表声明指会面"并非事先安排",拜登只是"顺道"与李陈二人见面,这是心虚理亏和自相矛盾。拜登"顺道"会见李陈,绝非"偶遇",恰恰相反是美国政府的精心安排。李陈二人此行到美国国会与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CECC)出席"圆桌会议"、"听证会",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出席会议等,这些行程显然是美国政府的精心安排。堂堂美国副总统竟然不敢光明正大地去会见李陈二人,而要以"顺道"掩盖其偷偷摸摸的行为,说明美国政府干预"一国两制"名不正言不顺,难免闪烁其词。李陈二人当年4月13日晚返港,一落机就遭到一批自发的市民示威,面对群情激愤,李陈感到了心虚理亏。

老调重弹不断自打耳光

李陈一贯唱衰"一国两制"劣迹斑斑,但却一直在不断自打耳光,例如回归前李柱铭曾自言会于回归后入狱,但正如获邀出席论坛的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指出,回归前不少人作出悲观预测但从未实现,他举例指李柱铭曾预计回归后将坐监,但廿年过去"仲未坐监","仲好自由,可以去美国闹下北京",相信李柱铭有生之年,都不会因政治罪入狱。

李柱铭从上世纪90年代起,差不多年年赴美唱衰香港和"一国两制",其谬论翻来覆去老调重弹,早就令港人听之生厌。例如,1989年6月23日,李柱铭在美国众议院人权委员会听证会上说:"英国将五百五十万港人交还中国,就像二次大战时将五百五十万犹太人交还纳粹德国。"他诬蔑说1997年7月1日的来临,"就如纵火狂手持燃烧的火炬窜入你家,烧毁你的家园"。事实是,香港回归20年来,"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取得巨大成功,宪法和基本法规定的特别行政区制度有效运行,香港保持繁荣稳定,国际社会给予高度评价。

思维混乱逻辑错谬

李柱铭声称,在现今政府中,没有官员敢为维护"一国两制"中的高度自治权而发声,他直指若身处彭定康时代,彭定康必会发声。这首先是他21年前所谓"傀儡政府"的老调重弹,其次是显示李柱铭思维混乱逻辑错谬。

李柱铭老调重弹是,21年前的1996年4月17日,李柱铭在美国华盛顿传统基金会及克雷芒研究所发表演说时声称:"所谓『一国两制』及『港人治港』已经名存实亡,而1997年自由的香港将由受高度控制的傀儡政府所控制。"事实上,基本法指明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确实是高瞻远瞩,20年来,特区政府在并不顺畅有时甚至相当艰难的环境中,仍能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更且在持续繁荣方面取得相当的成绩。

李柱铭思维混乱逻辑错谬表现在,他声称若身处彭定康时代,彭定康必会为维护"一国两制"中的高度自治权发声。李柱铭有冇搞错?彭定康身体力行的是殖民独裁港督统治,若他会为维护"一国两制"中的高度自治权发声,那么他就应该趁早滚蛋,而不是赖到1997年7月1日来临之时才心有不甘离开香港。李柱铭欲唱衰"一国两制"反倒唱衰了自己。

纵容"港独"的罪魁祸首

李柱铭诬蔑说,香港回归20年后最大问题,是中联办一直干预香港事务,激发部分港人主张"港独"云云。李柱铭颠倒是非,将"港独"责任推到中联办身上,实际是包庇纵容"港独"。李陈等反对派人士先是说,"港独"很大程度上是由特首梁振英做出来,因为梁振英严重撕裂社会、制造矛盾云云,现在李柱铭又诬蔑说,"港独"是中联办激发出来,这完全是混账逻辑,无赖伎俩,安插罪名,不择手段。实际上,李柱铭、陈方安生、黎智英、陈日君等香港"四人帮"和反对派,才是包庇纵容"港独"导致其蔓延扩大,才是处心积虑破坏"一国两制",才是香港今天面对分化撕裂困局的罪魁祸首。

来源:文汇报

责任编辑:杨睿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