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汤家骅:播"独"触犯煽动罪 言论自由非免死金牌

星岛环球网消息:近日香港各大专院校出现“港独”横额及海报,资深大律师、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接受《大公报》专访时表明,鼓吹“港独”可能触犯《刑事罪行条例》第九条“煽动意图”罪。他认为,律政司须密切关注事件,若有实质证据证明相关人士有煽动意图,并在社会已造成广泛的负面影响,就应该採取法律行动。对于有人以“言论自由”为名为播“独”辩护,汤家骅指出,根据国际人权公约,当涉及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时,言论自由需要受到法律限制。“言论自由不是一个‘免死金牌’,或可以随意犯法的理据。”

律政司需关注并採取行动

香港《大公报》报道,《刑事罪行条例》第九条“煽动意图”列明:“引起憎恨或藐视女皇陛下本人、其世袭继承人或其他继承人,或香港政府,或女皇陛下的领土其他部分的政府,或依法成立而受女皇陛下保护的领域的政府,或激起对其离叛”,或“引起女皇陛下子民间或香港居民间的不满或离叛”等,都有机会违法。回归后,“中央政府”即已在相关法例中自动取代“女皇陛下”。

汤家骅认为,挂上“香港独立”横额的人有可能触犯上述罪行,“如果挂起横额无人理你,煽动的效果就相当有限,但如果引起很多人响应,就可能构成罪行,有几多人响应?对社会影响有几大?这些不是即时或表面就看得到。”他强调,有关行为能否定罪,要由法官去判断,律政司需要密切关注事件,“它(律政司)要收集相关证据,当去到一个对社会有广泛负面影响的时候,它就应该採取行动。”

《刑罪条例》第九条具效力

对于有评论称《刑事罪行条例》第九条已是过时的法例,不能直接适用于有关事件。汤家骅反驳说,虽然有关法例近二、三十年未引用过,亦很久无修订过,但不代表无法律效力,只不过是根据现时条文的意思去规管港人的行为。谈到有人声称“港独”主张属言论自由范畴,汤家骅指出,根据国际人权公约,当涉及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的时候,言论自由需要受到法律的限制,《刑事罪行条例》第九条正正是法律上的限制,“言论自由不是一个免死金牌,或可以随意犯法的理据。”

而最近多间大学民主墙的标语引起连串风波,包括有人在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丧子的伤口上撒盐。汤家骅直言,香港教育出了问题,道德教育或有系统上的缺陷,教育局需要检视,“教育不止是读书识字,还要教年轻人伦常道德,要懂得尊重其他人,若你不懂尊重其他人,是不会明白何谓民主、何谓自由。”

中华情怀来自喜欢中国文学

“我的父母都是中国人,我的祖籍是广东,我从小就认为自己是个在香港长大的中国人。”讲起身份认同的问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曾这样形容。而他的中华情怀来自从小喜欢中国文学,尤其对唐诗宋词特别有兴趣,中学时期也没有修读英美文学。“中华民族是我自出生那天便铭刻在生命中的烙印,我改变不了,也不想改变。”

皇仁仔 伙“谭校长”夹band

出身基层的汤家骅,小时候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取得大律师头衔。汤家骅的父母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战乱时期,从广东逃难香港,他在六个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五。最初一家八口蜗居在湾仔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板间房内,家境贫穷。

中学读皇仁时,汤家骅醉心音乐,学会弹结他,还曾经与“校长”谭咏麟夹band赚外快。汤家骅的会考成绩普通,却误打误撞报读港大刚开设的法律系,然后靠自修年年全班考第一,毕业时更获一级荣誉。

其后汤家骅负笈英国牛津大学进修,读书的日子亦相当困苦,同时要做几份兼职,还获得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列显伦的经济援助。最终汤家骅同样靠自修参加英国大律师执业考试,结果竟以全英第一名的成绩取得英国执业资格。

“当我在英国读书时,深深感受过种族歧视的难堪。”在汤家骅眼中,香港才是他的家,因此在英国完成半年的执业实习后,他回到香港,打算在香港继续六个月的见习,然后正式执业谋生。不过当时香港大律师公会不承认他的海外实习资歷,要求他在香港当12个月的见习大律师。汤家骅埋头翻阅有关条例后,决定与大律师公会对簿公堂。在上诉法院庭上,他代表自己出庭争辩,力指应获准有限度执业,最后更打赢了官司,为日后的法律执业者开了先例。

创“民主思路” 育政坛接班人

汤家骅的从政之路却远比他的大状之路曲折。2004年,汤家骅代表“基本法四十五条关注组”参选立法会,并于2006年和关注组成员创办公民党。经歷了11年议员生涯后,汤家骅选择在前年退党,并辞去议席。在公布辞职的记者会上,汤家骅数度哽咽,眼泛泪光,称公民党的创党理念是要争取政治较为中立的港人成为民主支持者,但自2009年底开始察觉公民党所走的路线已日渐偏离。他又称,过去11年的议会工作,已尽了最大力量,但却得不到很大成绩或作用,对此感到失望。汤家骅此后另组智库“民主思路”,栽培年轻人从政,但“中间路线”却未能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中突围。在日益撕裂的香港社会,汤家骅的“第三条道路”更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