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激进派企图"瘫痪"议会运作 澳门应如何招架?

近日香港几所大学的民主墙出现的标语事件,突出了大学生的叛逆心性,这是青年成长常情,最重要在于如何启迪开导他们。年轻人出现激进表现,在很多地方时有发生,毗邻的澳门即将举行立法会选举,当地人都关心像香港一样的激进风气会否吹到澳门。

挑战传统民主派

澳门的政治向来稳定保守,建制派在立法会有主导力量,加上议会组成跟香港不同,所以澳门政府施政可以主导大局。虽然大局如此,近年澳门年轻人之间一样吹起了一股激进力量,甚至有挑战传统民主派的迹象。今次选举,民主派有不同名单,新晋力量的代表是二十六岁的苏嘉豪,排在选举名单第一名出战。

苏嘉豪在上届立法会选举中,排在民主派参选名单第二位。一如很多香港泛民少壮派一样,今年他自组名单出选,结果演变成与原属的民主党派内讧。有人投诉指,一名卷入澳门贪腐案的金主,在背后出钱资助民主派中人参选,以及企图控制该党的高层,矛头相信正是指向苏嘉豪落场争位。在风风雨雨背后,民主党中的传统力量与新晋激进力量正面角力。

香港变质有例子

当地人指,苏嘉豪来势汹汹地进袭,传统民主力量转弱,在此状况下,不排除立法会席位会被抢走。若然苏嘉豪获得议席,相信议会将会成为他的表演舞台。有澳门朋友表示,议会是政圈重要焦点,舞台作用不可低估,激进派想打入这个平台发挥两大作用,一是宣扬他们的思想,二是利用议会规则,尝试像香港一样瘫痪议会运作。这次选前传出有香港的政治搞手暗里发功,局面更多暗涌。

激进力量的破坏力不能低估,正如香港很多年前开始,有人在议事堂吵吵闹闹、飞掷杂物,当时很多人认为香港人作风理性,不会接受,但慢慢演进却变成吵吵闹闹的劣质政治文化普及。

后来有人在香港提出城邦论、本土论,又有不少人认为香港是弹丸之地,根本难以画地为牢,认为这些论述没有市场,想不到这些本土论述慢慢在年轻人之间扩散,逐步还演变成开宗明义的港独主张。

冲击可超乎想象

澳门朋友直言,激进力量犹如是微少的分子变异,杀伤力可以很大,对社会稳定造成想象不到的冲击。澳门的经济规模比香港更小,与内地的关系密不可分。由于社会结构简单,激进力量一旦进入议会带来的震荡,恐怕当地不易承受。

(来源:星岛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