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大学沦为“播独场” 祸源在教育

本地各大学的学生会近年沦为“港独”温床!港大学生会两年前在其刊物《学苑》宣扬“民主与独立一併争取”,公然将“港独”言论引入校园,以戴耀廷为首的教师们更推波助澜,大学当局则多番纵容,任由校园变“播独场”。今年九月,大学校园再现宣“独”标语,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成员串同其他院校的学生会,包围中大高层,迫校方承诺放任“港独”标语,恶行最终竟获校方放生。其实,各大学学生会认受性不高,却长期用言论自由作“免死金牌”,公然排斥异己,为“港独”鸣锣开道。“独”行氾滥,祸源在教育,有学者坦言,做好“一国两制”及基本法以及中国历史教育,刻不容缓。

大学生普遍不热衷参与学生会活动,学生会选择投票率不高,结果被别有用心者骑劫,少数“代表”大多数,垄断学界投票话语权。以港大和中大为例,根据今年各学生会公开资料,分别有约一万六千名本科生,投票人数只有约两成,港大学生会会长黄政鍀则约得2500票,中大学生会会长区子灏约得2100票,分别仅得15.3%和12.8%支持度。

伙反对派排斥异己

各学生会政治立场鲜明,一直靠拢反对派,不容异己出现。2009年港大学生会会长陈一谔,因发表质疑民运人士的言论而遭到罢免,2013年2月,时任港大学生会会长陈冠康因不走反对派路线,便被反对派媒体及学生扣上“赤化”等政治帽子,更有反对者在该校的中山广场集会,最后陈被迫下台。

学生会原意让学生学习管理,为担负社会职责而热身,可惜这班青年对中国歷史及香港近代史缺乏认知,受反对派长期唱衰内地影响,逐渐变质为激进反政府的政治组织,有些人甚至扭曲“中英联合声明”,声言他们没有参与过制订基本法,现在要当家作主云云。中大校园今年九月出现宣扬“港独”标语,按道理和程序,中大学生会根据其大学条例设立大学学生会,在法律上,中大学生会是中大的一部分,而非独立法人,理应受中大管理,但当中大校方要求学生会尽快拆除宣“独”标语时,中大学生会竟派人留守,阻拆“独”物。

“言论自由”作挡箭牌

中大学生会会长区子灏在致新生欢迎辞时,竟公然煽惑新生,称“中大周围出现咗好多宣扬‘香港独立’嘅文宣及banner。我都好高兴见到有同学愿意为佢觉得正确嘅事而尽力发声。”宣“独”行径毕现,其后更犹如黑帮老大,联同约二十名学生冲入学生事务处要求与处长梁汝照对话,又围堵副校长吴基培,要求校方承诺不会强行拆除“香港独立”横额。对于区子灏宣“独”言行,中大校方未予警告遑论惩处。

“港独”分子、中大学生会前会长周竖峰更以“支那人”辱骂内地生、阻止拆除播“独”标语,各大学生组织非但没有谴责,甚至新亚书院院长黄乃正指周愧对先贤,言语不当,竟遭新亚学生会指责为“与学生划清界线”。讵料中大校董会对周竖峰的劣行,仅予以记过和在图书馆服务若干惩处了事,等同“放生”。

这批被反对派“启蒙”的学生团体,多次以言论自由作为“免死金牌”。港大学生会利用其刊物《学苑》主张“民主与独立一併争取”,在2015年被时任特首梁振英揭露《学苑》鼓吹“港独”,当时的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即走出来包庇《学苑》,指摘梁“以言入罪”。有多间学生会成员更在同年六月出席支联会活动时,公开放火焚烧基本法。

八间大学的学生会除了中大以外,均为社团注册,他们利用学校地方从事社团活动,近年举办的活动愈趋政治化、愈趋激进,殊不知正在违法犯险边缘,沦为政客们手中的好使好用的一张“王”牌。

(来源:香港《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大学 教育 港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