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双学三囚”获批终极上诉 明年1月开始聆讯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主席罗冠聪、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三人因冲击政府总部东翼前地,今年八月被高等法院上诉庭改判即时监禁,三人就刑期覆核上诉到终院,昨日获批上诉许可,明年1月16日聆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常任法官邓国桢和李义认为,本案具有四点法律争议,例如上诉庭处理原审案情的权限范围、考虑被告犯案动机准则等,需进一步釐清。律政司表示尊重终审法院的决定,由于相关司法程序仍在进行中,律政司不适宜在现阶段作进一步评论。

香港《大公报》报道,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三人在2014年9月冲入政府总部东翼前地,去年分别因“非法集会”及“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会”罪,黄及罗被判社会服务令,周获判缓刑,律政司其后申请刑期覆核,上诉庭在今年8月17日改判三人即时监禁六至八个月。三人此后申请上诉至终审法院。早前已获准保释等候上诉的黄之锋及罗冠聪昨日自行到终院应讯,周永康则由囚车押送到法院。

马道立表示,看完三份陈词,综合四点法律争议认为值得讨论釐清,包括:一、上诉庭是否有权修订原审裁判官的事实裁断、可作什么程度的修改?二、判刑时应否考虑犯案动机,包括“公民抗命”或涉及宪法权利?三、上诉庭制定判刑指引,除规范往后案件外,能否应用于本案?四、判刑时应否考虑黄之锋当时不足21岁,但上诉庭未有索取任何报告就判处监禁式刑罚。

明年1月16日审讯

律政司一方逐一回应,认为上诉庭加刑决定合理,指上诉庭在分析本案时不曾加入证据或推翻原有证据,只是表明不同意原审法庭的量刑考虑因素。另外,被告的犯案动机是否涉及个人信念,只属量刑考虑因素之一,法庭量刑需顾及不同因素。律政司又强调,上诉庭没有就非法集结案制定新判刑指引。被告黄之锋在处理覆核刑期时,不曾要求索取相关报告,并非控方反对黄之锋提出申请。

马道立、邓国桢和李义听毕陈词,退庭五分钟后公布决定。马道立表示,考虑到申请人提出案件有广泛重要性及严重不公,决定批出上诉许可。案件暂排期至明年1月16日审讯,预计审讯需时一日。各方律师要在年底前向终审法院提交书面陈词。

有法律意见指出,反对派早前于上诉庭判决后不断抹黑法治,声称法官作政治判决,甚至不惜攻击法官,认为今次终审法院的决定有助釐清法律的观点。

立法会议员、大律师梁美芬表示,律政司上诉以及上诉庭判决都是根据法律而行,但反对判决的人仍抹黑为政治检控云云,认为终审庭再检视此案可以理解。“如果他们(反对派)认为判决有争议性,终审法院亦一样给予他们许可,证明了不存在政治检控,而是法庭自己会做出判断。”她又补充,任何人犯法都必须承担法律责任,根本不存在所谓政治犯,担心反对派不停製造舆论声称他们是“良心犯”,会影响到法官的裁决。至于“三囚”对所犯的罪有没有悔意,她相信法官会看清楚。

立法会议员、前律师会会长何君尧认为有关案件的背景复杂,涉及重大的政治事件,终审庭今次的决定有助清晰界定案件,“由‘佔中’发生至今事件已扰攘了数年,大家都希望有一个清晰的指引,但无论什么原因,归根究柢他们都作出了不法行为,我觉得大家应该相信法庭的判决,毋须过分担心。”

大律师丁煌指出,反对派就判刑制造相当大的舆论,原讼庭及上诉庭在判刑时是否受舆论影响,这方面同样需要终审法院关注。

尝铁窗不悔改 网民炮轰

终审法院昨日决定受理冲击政总案上诉申请,并批准案中被告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保释外出,黄之锋、罗冠聪早前已申请保释。周永康昨日暂获自由时,声称入狱是“奇妙旅程”,黄之锋则多谢外国人权专家关注案件,毫不避讳获外国势力撑腰。网民纷纷批评三人犹未知悔改。

周永康昨日获终院批准保释等候上诉,随即在终院门外以讥讽和轻佻的口脗,向传媒称“感谢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又将犯案受刑说成是“经歷一次奇妙旅程”,更声称因服刑发现惩教院所的管理有改善空间,让他们有机会“关注在囚人士的权益问题”。

屡次前往美国唱衰香港的黄之锋,就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专家日前发表声明,呼吁香港终审法院按香港在国际人权公约下的义务处理上诉,反映国际社会一直关注香港民主进程,并关心此案的审讯。罗冠聪表示,入狱不会令他“磨蚀初心同信念”,足见仍未知错。

不少网民狠批周永康等人的讲法。Eva Li说:“奇妙旅程,咁你坐耐啲啦!保释做乜呀?”Vincent Ma更直斥黄之锋:“佢真系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奸卖国贼。”Chin To Chung表示:“但看双学三剎保释出嚟,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大言不惭曰见识了很多,等如进修。这样不知廉耻,与畜何别。”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双学 上诉 终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