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坚决遏止“拉布” 警惕“泛民”怪招

近期立法会的重头戏,是修改议事规则。建制派提出了三十八项修订,反对派也提出了一批修订。建制派提出的渠道,是议事规则委员会,十分循规蹈矩。但反对派出“茅招”,直接向立法会主席提交,根本就不经过议事规则委员会。

这等于踢足球,有一定的比赛规则,例如禁区内有一定的规定,禁止用手接触球,也有越位的规定,但反对派根本就没有规则可言。如果要修订议事规则,第一步是经过议事规则委员会提出议程,要修改的提议,经过辩论,然后表决通过。第二步是把表决通过的议案,交由内务委员会审议和表决。第三步是交由立法会大会审议和表决。大会的表决方式是分开两组表决,一定要直选的组别和功能组别都要过半数通过。现在的形势,建制派在两个组别都佔了优势,要通过有关修订机会很大。

反对派“拉布”出尽“茅招”

反对派的对策是,既然你们有优势的票源,现在不跟你决战,绕过议事规则委员会、内务委员会,直接向立法会大会提出修订,立法会主席避不了,就一定要作出处理,若不作出处理,反对派就通过司法覆核,拖延时间。到了明年三月,就要补选,由于是单议席单票制,不再是本来的比例代表制,反对派很有机会全部取得四个议席。如此一来,他们就有可能在直选的议席重新佔优势,再改议事规则就不可能了。

正因为要达至这个目标,反对派动用了所有立法会的议程,千方百计都要“拉布”。“拉布”的招数主要是:点算人数,会议待续,中止待续,故意挑衅主席的裁决,等候主席下令驱逐,然后反对派採取人墙保护被驱逐者,令会议开不下去,被迫要休会。在使用点算人数招数时,反对派全体离场,仅会留下一两个人,作天花乱坠的演说,看到建制派人头不足三十四人,立即要求点算人数,这样会议就要中止了,然后按铃,重新召集开会。点算人数的绝招使得建制派坐在会议室,听他们毫无内容的演说,疲倦不堪。

当反对派发现有一些建制派离开立法会大楼,他们就会搬出会议待续、中止待续的提议,因为一进入这个议程,六十九个立法会议员都可以发言15分钟,理论上可以浪费1035分钟。所以,建制派唯有尽量不发言,以节省时间。这就形成了反对派单方面发言的局面,只有他们讲,没有建制派的反驳,他们什么颠倒是非的言论都一定搬出来,电台直接广播,作他们的传声筒。如果建制派反驳,等于配合了“拉布”。

反对派还动用一百多年来没有动用的议事规则,荒谬的程度谁也没有办法想出来。其中一个方法就是,反对派的一个人提出一项修订,另外一个人就反对他的修订,自己人打自己人,立即出现了“拉布”效果。他们还提出驱逐记者和旁听市民的要求,否则就终止会议。这个办法被否决之后,他们再搬出了阻挠一些循例要交给内会的二读过程,变成打破常规,立即进行现场续辩,阻挠“一地两检”的讨论。

幕后势力剑指三月补选

“议事规则”这本书的厚度好像一本电话簿,反对派好似朱凯廸之流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有关议事规则的使用方法,但是议事规则是英国人制定出来的,所有机关,英国人最清楚,都可以在背后出主意,一百多年来未用过的条文,最近一个月都用上了。这说明一个问题,“拉布”和明年三月的补选有关。最近一个时期,从彭定康到罗哲斯,从香港执业的美英法律专家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美国人权专家,都配合起来,组织起来,全面抹黑香港法院的判决,攻击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大谈什么人权法的凌驾性质,其靶标都指向了明年三月的补选。

所以这是一场“总动员”的议会“战争”,“拉布”有技巧,更有议事规则如何使用的秘笈,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结果一些令人无法解释的休会现象、流会现象,就出现了。有一些人说,“一地两检”、“国歌法本地立法”、“财政预算案”、“议事规则的修订”,都可以在指定的时间通过,因为现在行政和立法的关系比以前好多了。现在只要继续“和谐”,作一些让步,上述的立法都可以得到通过。是真的吗?

反对派所使用的就是村村点火、处处冒烟的策略,到处都是“拉布”的招数,到处都是不按常理出牌,每一处都可以出“茅招”。最荒谬的就是故意让主席下驱逐令,然后集体暴力阻止主席的命令。结果主席又觉得“没符”,自己投降,把会停止了,这成为“拉布”特别异常的场景。最后要民建联的立法会议员报警,引用的就是特权法,有人阻挠立法会开会,剥夺了大多数议员开会的权力。

立法会主席究竟有无权力驱逐阻挠会议的立法会议员?如果连这个权力也没有,“拉布”就可以横冲直撞了,立法会也就没有规则可言了。这种乱象使人忧虑,上述议案全部在三月前通过有多大可能性。

(来源:香港《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拉布 怪招 泛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