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要求DQ四人回水 建制派不可踌躇

立法会行管会决定,向因渎誓案丧失议员资格的梁罗刘姚追讨270万至310万元不等的薪津。DQ四人狡辩此为“荒谬、政治打压”,更指议员不应“有汗出、没粮出”,甚至有建制派人也指不应追讨,怕“穷追猛打”会引起民意反弹云云。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所谓“穷追猛打”会引起民意反弹的说法,是因为一些人认为DQ四人在被褫夺议席之前,仍然有履行议员职责、有投票,聘请的议员助理也有上班。现在被DQ后仍要追讨他们的薪津,在道理上说不过去,甚至可能会引起司法覆核。所以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倾向不追讨有关薪津。然而,这样做不过是苟容曲从、委曲迁从,并非真正依法办事之举。其实,从法、理、情讲,要DQ四人回水都是理直气壮。

  立会追讨回水是依法行事

所谓不应“穷追猛打”,只是乡愿式的思维,只讲人情,不讲是非;只讲政治考虑,不问黑白对错。在法律上讲,要求DQ四人回水,不是政治迫害,而是依法办事。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104条的释法规定,宣誓是公职人员就职的法定条件和必经程序。未进行合法有效宣誓或者拒绝宣誓,不得就任相应公职,不得行使相应职权和享受相应待遇。简单而言,失去议员资格的人士将不能享受薪津,这是十分明确的规定。高等法院判定四人被取消议席的日期,追溯至首次宣誓即去年的10月12日。即是说,四人在10月12日开始已经不是议员,他们所领取的薪津都不属于他们,自然必须归还。

当然,由于这次宣誓风波史无前例,在风波发生后,法庭才作出处理,在时间上可能出现滞后。但香港是法治社会,法庭既然已裁决此四人由宣誓当日起即丧失议员资格,意味着四人无当过一天议员,按照《立法会条例》,他们没有资格享用立法会议员的薪酬及津贴、福利及办公室等。立法会追讨他们薪津,既是权力范围,也是责任所在,否则就是不尊重法律判决,更有藐视法庭之嫌。立法会的薪津来自公帑,并非是立法会私产,请问立法会议员有何资格慷纳税人之慨,不追讨有关薪津?如果立法会不依法办事,才是失职。因此,在法律上要求DQ四人回水绝对是理直气壮,何惧引起民意反弹?

从道理上讲,DQ四人说有关薪津已经花掉,他们亦付出了劳力,追讨是没有道理,“有汗出、没粮出”云云。但他们究竟出了什么劳力?是长期缺席“拉布”,还是用公帑聘请专职示威的助理呢?DQ四人可以领取丰厚薪津,是因为其议员资格,但他们因为玩火自焚,没有依法宣誓,导致其议员资格不获承认,既然其资格已不存在,自然不能出粮,之前领取的薪津也是错误发放,理应依法回水。事实上,这种因为犯事而被追讨薪津的情况并不鲜见,例如公务员触犯法例被判刑,亦会失去退休金及长俸。这些退休金及长俸都是他们以前工作所取得的报酬,但违法违规之后同样会被取消。现在立法会议员犯事被判罚,追回之前发出的薪津及预支的津贴,请问有什么问题?

  所谓民意反弹是杞人忧天

有反对派上纲上线指,如果要求DQ四人回水,等如是不承认他们议员资格,这样他们之前的投票便要作废,可能会引发宪制危机云云。这又是反对派一贯误导市民的伎俩。追讨议员薪津与议案、拨款是否作废是两件不同的事,不能相提并论。而且,他们只是七十名议员之四,影响不了大局,也改变不了结果,怎可能因为四人议员资格被取消,就令已通过的议案、拨款作废?这根本毫无道理。

至于所谓引起民意的反弹,也是杞人忧天。民意对此根本没有多大反弹,一些人担心的不过是反对派的反弹而已。固然,要求DQ四人回水,肯定会遭到反对派的反扑,和解之路更加难行。但推动和解却不能以出让底线来达到,建制派希望与反对派改善关系,应该以香港整体利益为最大公约数,而寻求共识,而不是牺牲法治。追讨薪津关系香港法治精神,关系公帑的善用,建制派必须以大局为重,以民意为依归,不应为了减少争议而放过DQ四人。这不但不会减少争议,反而会引发更大的反弹。

无可否认,DQ四人为了拖延回水,必定会拼死一博,发动连场游行,企图政治施压。建制派坚持要他们回水,肯定会对立激化,但这并不可惧,也不必忧虑。因为道理、法理、情理都在建制派这一边,民意也不会认同反对派的横蛮赖帐行径。立法会宣誓风波不是建制派搞出来的,是DQ四人作法自毙,与人无尤,现在被取消议员资格、被要求回水,也是自作自受。

纷纷万事,直道而行。DQ事件的是非对错自有公论,建制派既然以社会利益为依归,便不应为了怕引起争议而不守正而行。依法办事、依理而行,要求DQ四人回水理直气壮,建制派在大是大非面前,更没有踌躇不前的理由。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四人 回水 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