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名家时评】从香港角度看23条立法

香港回归祖国20年了,有一件事一直没有做,一直有争议,那就是基本法23条立法。

第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若干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如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窃取国家机密等。这条法规对香港来说比较敏感,因为在回归以前,香港市民比较缺乏国家概念。回归后,香港虽然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在”一国”之下实行与内地不同的制度,但香港市民仍然要热爱祖国,尊重自己的国家。

即使回归20年了,大多香港人适应”两制”下与内地不同的生活环境,但对23条规定需要履行的”一国”职责却不那么关心。23条立法是一项必须由特区政府履行的宪制责任,特区要以本地立法的形式实施23条。我本来也没有意识到,如果香港不就23条自行立法,会有什么后果。

最近有机会采访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梁美芬也是研究基本法的学者,她很早已向特区政府提出进行23条立法的问题。1999年,有人烧国旗,梁美芬向特区政府提出要立法,否则中央政府的相关法律会以基本法附件形式而适用香港。事实上,近期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国歌法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特区政府将要以本地立法方式在香港落实国歌法。

梁美芬表示,”香港如果不自行通过23条立法,那么国家安全法,还有与刑法相关的国家安全、泄露国家机密等法律,都要列在附件三,直接适用于香港,香港反而没有空间去制定法律了。”也就是说,香港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的法律规定是被动立法。

值得留意的是,23条没有直接禁止叛国等行为的具体内容,也没有对这些行为下明确的定义,只授权特区-─实际上是特区的立法机关对这些行为作出法律界定。这是”一国两制”下,香港高度自治的体现,保证内地的法律法规不会直接在香港实施,可以保证香港维持自身特有的社会、经济和法律制度。

梁美芬告诉我,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直接通过相关法律作为附件三,23条不进行本地立法,中央可采取制定相关法律法规的行动,香港同样要被动执行。

十九大已经明确提出,”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必须把维护中央对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23条立法关乎维护国家主权和尊严,不会在”一国”之外,不会在中央的全面管治权之外。

由此来看,香港落实基本法23条立法,一是回归后,基本法赋予香港的宪制责任;二是国家安全同样关系到香港的安全,如”港独”反中乱港,没有法治制约,香港同样遭殃;三是,国家安全要得到保障,基本法23条迟早要立法,香港不落实,全国人大也可以帮手,香港不如自行解决更为主动。

香港是幸运的,中央授权香港自行制定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法规,自行界定危及国家安全的定义以及违法的处罚。基本法23条的立法规定,对香港来说是很宽松的。从香港角度看23条立法,体现了”一国两制”下香港享有的优越性。

来源:文汇报   作者:纪硕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