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戴耀廷饮杯朱经纬下狱 什么世道!

前警司朱经纬被控年前“占旺”期间“袭击”郑仲恒,昨在东区裁判法院被判入狱三个月;代表律师表示寻求上诉,朱获准以五万元保释外出。

朱经纬被判入狱,社会即时有两个明显回应,一是有大批市民到法院外挂起大幅“冤”字;二是警司协会、警务督察协会及员佐级协会等三个警队团体分别发表声明,对裁决结果表示失望、极度失望、痛心……,更对日后执法如何使用必要武力感到忧虑。

实施法治和法院裁决,从根本意义而言,最少应在社会上起到褒扬正气和彰显公义的作用,但昨天的事态是:民众对裁决结果感到不公、警队团体对裁决结果感到不义,不仅法治应该达到的效果没有达到,反而令人对法治的权威性和公正性产生疑问。这难道会是一个好的判决作出后所应该见到的效果吗?

裁决前,朱经纬代表律师呈上了包括两位前警务处处长在内的四十多封求情信,力证朱一贯尽忠职守,庭上“钱官”也表示明白当时执法工作承受极大压力,但却认为这些都不可以构成“打人”的理由。

从呈堂摄录片段看来,朱经纬也确实打了人。但事件的经过、背景和实质,难道就只是这“打了人”的几秒钟吗?当其时,大批示威者在旺角砵兰街一带集结,以从警员手中夺来的“铁马”和卡板、垃圾桶等物筑起路障,实行“占领”;而在此之前,违法“占中”已经持续多日,整个港岛、中环几陷瘫痪。警方决定在旺角“清场”,以劝喻及驱散等方式要求集结者离去。大批警员奉召到场,包括正在退休前放假的朱经纬也回到警署加入行动。在这之前,整个警队为应付“占中”、“占旺”、“占铜”,早已疲于奔命、人困马乏,情绪也陷入了极度紧张与不安之中。就是在此情况下,朱经纬的警棍落到了一名“途人”的背上。

当然,判处朱经纬入狱的法官,确是看到了“打人”这一事实,但整个“占旺”和“占中”过程,还有执法人员当时长时间工作的艰辛和作出准确判断的困难,又为什么不在她的“法眼”与考虑范围之内呢?“打人”有罪,难道占领就是合法与无罪?依法处理违法占领的执法者,最终却落得个“袭击导致他人身体受伤害”锒铛入狱的下场。警棍“无眼”,难道法庭也是视而不见的吗?

更令人觉得难以接受的是,到场执行职务的朱经纬要面对牢狱之灾,但整个“占中”、“占旺”以及其后发生的旺角黑夜暴乱,那些暴力推撞、袭击以至掘起路砖疯狂掟向警员的示威者,又有没有一一被法庭控以“袭击”之罪和入狱?还有那个一手策划、发起和鼓动违法“占中”的戴耀廷,不仅继续高台讲学、欢度新年,昨日还在报上大骂“一地两检”“违宪违法”,如此“窃鈎者诛、窃国者侯”,还有比这更荒谬和不公平、不合理的吗?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世道 经纬 戴耀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