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一地两检”与二十三条无关

自从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一地两检”合作安排决定之后,总有人将此事往二十三条立法方向扯。

其实,早在去年七月,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便指,“一地两检”设立内地口岸区之后,进入口岸区的人将被视作处于内地,需要遵守内地法规,便“难保特区内其他地方,甚或是整个香港岛,未来都不会因应其他‘特殊’情况,也会像口岸区一样,被人大常委会划走,并需遵守内地法规,‘一国两制’变会变‘一国一制’”。

另一方面,近日坊间亦有意见认为,今次人大常委会关于“一地两检”的决定,间接纾缓了香港特区政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的压力,又认为香港日后若再次出现“佔中”,或者更严重的状况,人大常委会便可宣布香港特定范围进入紧急状态,并且实行相关的全国性法律。

其实,不论有没有“一地两检”,基本法早已赋予中央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的权力,亦赋予中央在紧急状态之时,在香港引入全国性法律的权力。根据基本法第18(4)条,假如香港爆发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人大常委会便可决定香港特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政府则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区实施。

须注意,当年的“佔中”,虽说是瘫痪部分地区交通,政府却能像国务院港澳办在早前的《十八大以来港澳工作成就回顾》中所说那样,“通过有关当事人向法院申请禁制令等司法程序入手,顺利实行清场,避免了流血事件的发生,创造了国际上妥善处置同类事件的范例”。

另一方面,二十三条立法的覆盖面,本来便不是纯粹用来防止暴乱爆发。二十三条同时用作禁止窃取国家机密、禁止外国政治组织在港进行政治活动,以及禁止香港政治组织勾结外国政治势力,而上述行为,可以在没有动乱的情况下出现。因此,如果有人以为,中央拥有宣布紧急状态的权力,二十三条便没有所谓的“立法迫切性”,这是十分幼稚。

此外,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也提到要支持特区政府和特首“履行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宪制责任”。

因此,推动二十三条自行立法,是政府和特首是否愿意履行宪制责任的问题,而非所谓“立法迫切性”问题。香港回归已经二十年,不论有或是没有“立法迫切性”,都不能构成政府推卸宪制责任的藉口。

因此,今次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纯粹是为“一地两检”而作出。事实上,不论有或没有“一地两检”,有或没有所谓“立法迫切性”,二十三条立法都是政府不可推卸的宪制责任。

反对派硬要往二十三条立法方向扯,只不过是他们明白,部分港人有惧共心态,同时害怕二十三条立法,于是他们便藉此丑化和抹黑“一地两检”。

来源:大公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三条 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