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浸大”占领”事件背后政治组织的图谋

浸大”占领”事件早有预谋,背后有政治组织和激进学生干扰院校自主,并且有借助反普通话推动”文化港独”的图谋,企图一刀切断港人对国家民族的认同,要从香港青年学生的头脑里彻底抹掉中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的印记。对于这种”文化港独”,必须高度警惕。

浸会大学10多名学生早前”占领”语文中心,威吓教职员。事件中的两名搞手刘子颀、陈乐行已被校方勒令停学,直至学生纪律委员会完成调查。校方有根有据的决定,却引来多名激进分子”帮凶”无理仇视及攻击。港大、中大、城大”民主墙”先后出现粗口辱骂浸大校长钱大康标语;浸大校园周边亦发现多处刑毁,遭人喷涂”不要普通话”等字句。

背后有政治组织和激进学生操控

新爆出的视频显示,浸大高级讲师陈士齐,当时在”占领”现场,多次阻止保安进入语文中心维持秩序。陈士齐早前曾多次公开批评浸大的普通话考试政策,他曾是香港激进组织”社民连”的创办成员之一。

“港独”组织”热血公民”主席、倒插国旗和区旗的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郑松泰,也是浸大”占领”事件的幕后黑手。郑松泰第一时间在脸书大肆煽动学生,更”引导”他们去香港平机会投诉。在他的”鼓励”之下,浸大学生会更加有恃无恐地将事件升级。

被校方勒令停学的两名激进学生,过往言行均曾明确支持”港独”。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刘子颀在开学礼向新生致辞时公然”播独”,呼吁以”台独”暴徒郑南榕为榜样,怂恿新生所谓”守护香港”;刘子颀又与大搞校园”播独”的”香港民族党”关系千丝万缕,例如去年七月”香港民族党”因主张”港独”而被警方禁止举行集会,刘子颀当日亦有份参与,并被警员在尖沙咀截停问话。

中医学及生物医学系五年级生陈乐行是反普通话团体”港语学”召集人,长期参与、策划”港独”、”反中反普”等活动。去年九月,校园”港独”事件不断发酵之时,陈乐行在浸大”民主墙”上张贴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港独”言论,10月初又再次发帖自认:”嗰日我贴咗张『港独』海报。”陈乐行还曾与”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关系密切,去年七月一同出席反对任命蔡若莲担任教育局副局长的记者会。

刘子颀与陈乐行更与多个”本土派”人士联系密切,其中”社民连”创办成员、浸大宗教及哲学系高级讲师陈士齐在”占领”前曾就普通话考试邀请陈乐行出席他的网台节目,随后便在”占领”过程中亲自为学生”把风”。

“占领”事件早有预谋

显然,浸大”占领”事件早有预谋,背后有政治组织和激进学生干扰院校自主,并且有借助反普通话推动”文化港独”的图谋。”占领”事件由浸大普通话考试引起,少数激进学生视普通话教学为”洗脑”、”舔共”,公开宣传香港学生不要普通话。”占领”事件发生后,当年倾力支持及呼吁基督徒参加非法”占中”行动的浸大文学院副院长罗秉祥撰文,呼吁校方取消普通话合格才能毕业的要求,罗秉祥的”理据”是,同学对普通话有偏见,源自他们对”中央政府的讨厌”云云。这位”占中教授”仇视普通话的歪理,揭开浸大风波本质是”文化港独”的底牌。

根据浸大”校方资料”,于2007至2016年的十年间,只有5人因普通话不合格而被拖延毕业。数字证明,在浸大,即使十年来外边风风雨雨,也无碍普通话学习的势头。因此根本不是大部分浸大学生反对学习普通话,而是背后有政治组织和少数激进学生干扰院校自主,令所谓反普通话成为校园”播独”议题。

浸大”占领”事件背后政治组织和激进学生的图谋,是借反普通话推动”文化港独”。实际上,故意借助简繁体字、普通话粤语之争推动”文化港独”,是激进反对派和”港独”势力一直倒行逆施的行为,这方面公民党毛孟静、新民主同盟范国威、”热血公民”郑锦满早有前科。这次浸大”占领”事件背后政治组织的图谋,是企图一刀切断港人对国家民族的认同,要从香港青年学生的头脑里彻底抹掉中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的印记。对于这种”文化港独”,必须高度警惕。

来源:文汇报 作者:黎子珍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图谋 背后 政治 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