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学生会与“颜色革命”

浸大学生会长率领少数学生佔据大学办公室一事,是有其脉络依循。从港大学生会会长围堵校董会开始,到中文大学及岭南大学学生冲击校董会会议,以至浸大学生会“佔领”事件,各种捣乱行为相继在大学校园发生,再加上各大学“民主墙”张贴“港独”标语、政治辱骂口号等。可见大学学生组织的政治化、“港独”化过程,与反国教、反高铁,以至“佔中”、旺角暴乱等是一脉相承,互为因果。

根据这样的背景与脉络,大学校园暴力事件不可能每一宗都属偶发、独立,连同“佔中”等,这些事件均类似美国情报机构在全球各地策动的“颜色革命”。

在香港,“颜色革命”可算是以失败收场,“佔中”和旺角暴乱中,反对派政党与相关的学生政治组织不断兴波作浪,主要目的是在香港製造混乱,挑动政治矛盾,从而破坏特区政府的施政。“佔中”发起人、参加者最终要面临刑责,但“颜色革命”种下的各种破坏因素仍然存在,且不断寻找突破口伺机再起。

因此,浸大学生会的举措,不能简单视作学生组织与校方的校政纠纷,应该把它与香港政治里反对国家、蓄意破坏社会秩序的势力一併考虑,因为当中涉及国家安全的因素。

自反抗、动乱和“港独”行动冒起后,特区政府处理方法一直存有不足,看不到背后涉及国际政治势力参与,从而误判形势,以为妥协、迁就便可纾解矛盾,也误以为这属民主自由的表现。惟政治矛盾愈演愈烈,更有部分市民支持“港独”“自决”,政府近一、两年才开始改变政策,严肃依法处理有关问题,但依然未能清楚明白地向公众披露各种涉外势力发展与内外勾结的情况。这或许反映政府内有部分人不相信英美在港的政治图谋,不敢面对和处理。亦有可能是政府没有深入的调查研究,拿不出真凭实据作指控。

至少应把各种相关现象有系统地整理,公开让社会大众判断。

第一,从反国教至“佔中”等行动中,主要组织和个人的政治关连如何?“港独”政治组织早在“佔中”前已组成,并藉“佔中”之机壮大。政府应通过媒体或研究机构,罗列出这些组织的主要成员身份、财政来源,将它们与香港内外政治组织联繫、合作的情况公开;特别是与大学里少数政治学生与教师的政治关连,例如今次浸大事件中的“港语学”组织。

第二,这系列活动中动用的资金中,街头捐款从来只佔极少比例,究竟背后政治献金的来源、作用为何?类似“颜色革命”的政治活动,主要活跃分子的薪酬、行动经费等所费不菲,资金转移时不可能不留痕迹。这种调研在海外不是没有先例,例如乌克兰“颜色革命”之后,有当地大学详尽分析研究推动“颜色革命”的众多非政府组织的背景、资金来源,并整理成图表,使人一目了然。

“港独”“自决”组织的发展,影响香港特区的政经稳定和国家的主权安全。详细的调研分析会是政府在政治斗争中的关键工具。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陈文鸿(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