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中央予港自由度大 释法“宪制责任所在”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右)上月31日在礼宾府从美国传统基金会创办人傅尔纳博士手上接过2018年《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林郑月娥欢迎基金会再度评选香港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政府新闻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网讯 记者冯瀚林报道,美国传统基金会大赞本港的经济自由度高,却暗批北京保留解释《基本法》的权利,限制了香港终审法院的权力。对此,政界人士认为基金会不了解《基本法》及“一国两制”,强调人大有权就《基本法》条文作出解释。

金融界立法会议员陈振英指出,中央政府给予香港很大自由度,很多事务都是由特首和特区政府决定,看不到有干预的情况。在“一国两制”之下,人大常委会拥有《基本法》的解释权,行使解释权是“宪制责任所在”。他补充,作为传统基金会,当然会“有赞有弹”。

进出口界立法会议员黄定光亦称,对于中央限制终审法院权力讲法感到困惑,因为《基本法》写明人大常委会拥有释法权,“中央无权释法,难道是美国国会有权释法吗?”

工联会郭伟强坦言,美国传统基金会根本不了解《基本法》,《基本法》写明人大常委会拥有解释权,不明白为何基金会理解为干预。

浸大财务及决策系副教授麦萃才表示,外国有时并不了解“一国两制”的实施,他认为,若香港有值得批评的地方可以检讨,但若涉及未能改变的事实,亦不用刻意改变以满足排名要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