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为何要为区诺轩作嫁衣裳?

“香港众志”周庭因其”自决”主张违反基本法被选举主任取消参选资格,随即由前民主党成员区诺轩作为plan B参选。近日区诺轩开始落区宣传,并得到”香港众志”以及多名反对派议员站台支持,《苹果日报》更以”群星拱照”来形容区诺轩成功团结反对派云云。区诺轩可以团结到反对派吗?显然是不可能,原因有三:

一是区诺轩不是通过所谓反对派初选机制而成为港岛参选人。在港岛,反对派指根据政治伦理,应由”香港众志”的周庭出选,但反对派显然没有想过周庭会因为”自决”被DQ,也没有拟定后备方案,结果周庭及整个”香港众志”被DQ后,突然冒出一个前民主党员区诺轩出来,并指得到”众志”支持。但他既不是”众志”党员,又没有经过初选机制,请问有何资格代表反对派出选?

二是他的投机行为令不少反对派人士不齿。他原来是民主党南区区议员,早前突然宣布退党,理由是指”要实践政治信念而无罣碍,团结不同光谱的人,我不得不思考离开”。但真正原因是他自知在民主党内没有出头之日,于是他看准”自决派”蜀中无大将,坐牢的坐牢,DQ的DQ,有了很大的空位,所以断然退党,目的就是转投”自决”阵营,但为免受”众志”拖累,又不肯入党,最终成功代替”众志”出选,其投机取巧的性格表露无遗。然而,港岛是四战之地,多个反对派政党都想插旗,现在区诺轩摄位成功,等如断了不少人的议会之路,这样又怎可能得到各党派的真心支持。

区诺轩和”众志”搞利益交换

三是区诺轩在近日的选举论坛上表现差劣,完全没有准备、没有辩才、没有水平,更在”港独”、”自决”等议题上不断”搬龙门”,令他严重失分,反对派政党更不会全力为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助选。

现在反对派所谓团结支持区诺轩,不过是形势使然,也避免招来抽”盟友”后腿的指责,所以才要装模作样的团结一番。对反对派其他大党来说,”众志”不能再参选,并不会影响反对派的支持者光谱,支持者还是这么多,”众志”却不能参选,这对其他党派肯定是好事。但现在区诺轩却出来抽水,企图吞食”众志”的”人血馒头”,其他党派会接受吗?为什么同样是反对派人士,同样没有经过初选,区诺轩可以”协商”出选,但何秀兰却不可以?任亮宪又不可以?这就是所谓民主精神吗?

说到底,区不过是得到”众志”的支持而已,但”众志”自己不能参选,又有什么权力决定谁人可以参选呢?不少反对派政党对此都口服心不服。至于”众志”支持区诺轩,表面是因为彼此理念相同,实际不过是利益交换,助他当选后以换取他聘请罗冠聪、黄之锋等人做议员助理,让他们”重返立法会”。至于民主党也希望议席落入前党员手上,至少还可以沟通拉拢。但其他反对派政党却没有多少好处。选举就是政治利益的分配,反对派于情于理于利,都没有为区诺轩抬轿的必要,不过由于幕后金主下令,自然要卖力表现一番,但到真正动员时很可能故意放软手脚,没有必要献出自己的地盘为他人作嫁衣裳。

来源:文汇报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嫁衣裳 反对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