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两”旺暴”男服刑上诉 一放弃一驳回即入狱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网讯(香港文汇网 记者 葛婷)2016年大年初二凌晨旺角暴乱,警方事后大批滋事分子,其中两名于前年底分别被裁定公众地方扰乱秩序以及袭警罪成的”旺暴”男子,提出上诉要求推翻定罪,案件9日在高等法院开庭审理。厨师陈卓轩没有律师代表,庭上改口表明不继续上诉,实时服刑;而补习老师陈宇基则坚持就”袭警”罪上诉,法官听毕理据,实时驳回上诉,下令他实时入狱服刑。

案中两名上诉人,补习老师陈宇基(21岁)被控两项袭警罪,厨师陈卓轩(28岁)被控一项公众地方作出扰乱秩序行为罪,2016年12月两人在九龙城裁判法院经审讯后同告罪成,陈宇基被判囚3个月,陈卓轩入狱21天。两人事后均获准保释外出等候上诉。

陈宇基的代表大律师称,袭击者与被捕者并非同一个人,被法官张慧玲反驳,指虽然现场混乱,但警员作供指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陈,被告除了推了警员一下,还实时打了一拳,因此不接纳警方会认错人。

辩方又指被告当时被警员用警棍扑头,法官看过影片后反驳:”我完全睇唔到有警棍打落佢个头。”法官表示即使警员有举高警棍,但不代表其动作是从上而下扑落去,而影片的下一节亦只拍摄到警棍横扫。辩方遂呈上一些截图,指图片看见警员似乎是用警棍打被告的头,惟法官再反驳,指被告原审时并无出庭自辩,亦无盘问该名持警棍的警员。

官:警棍扑伤应红肿非擦损

原审裁判官于裁决时称,被告陈宇基前额伤势与警棍可能造成的伤害并不相符,认为是被告不理劝喻,与警员拉扯,最终被按在地上时擦伤前额。辩方律师认为,原审裁判官不应该做专家,裁定前额伤势非警棍造成。法官张慧玲响应,指这些判断属常理推测,不一定要医生的专业意见,警棍是钝物,若受伤应该是红肿而非擦损,跟被警棍打伤的说法不脗合。相反,被告曾因反抗跌倒地上,足证裁判官的推断并无不稳妥之处。

辩方继续陈述上诉理据,指被告当时看见警员一窝蜂冲前拘捕示威者,出于”合理惊恐”才先发制人,袭击警员”完全出于自卫”。不过,法官却认为警方当时的目标并非被告,”点惊都唔会又推又出拳卦。”法官称不觉得原审裁判官在裁决时有犯错,不接纳陈陈宇基所有理据,实时驳回上诉。

案中首被告厨师陈卓轩被控的一项公众地方作出扰乱秩序行为罪,指他2016年2月9日在弥敦道将垃圾桶抛岀行车线上,意图激使他人破坏社会安宁或导致社会安宁破坏。

次被告陈宇基被控的两项袭警罪,指他同日在弥敦道袭击警长蔡国威及不知名警务人员,其中一项袭警罪因未有足够证据,被裁定罪名不成立,另一袭警罪则告罪成。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