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资深研究员:香港无法迴避的三重挑战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国家已迈进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扩大开放的新阶段。2018年,也是中共十九大指引的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参与“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的开局之年。2018年,全球重心由西方(欧美)向东方(亚洲)转移开始进入决定性阶段。这三方面相互结合,使得香港面对无法迴避而必须应对好的三重挑战。

进入21世纪后,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展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其核心是全球重心由之前500年一直在西方开始向东方转移。

从2008年美国爆发“百年一遇”金融危机、引发2009年全球性经济严重衰退,到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展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的第一阶段,其主要特徵是——西方国家普遍陷入经济政治社会制度前所未有的严重危机,美国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明显下降,西方在全球治理架构和体系的优势明显减退;相比较,中国、印度等亚洲新兴国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明显上升,全球重心东移的趋势形成。

美国不甘心全球重心东移,试图加以阻止。2017年12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其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NSS),标誌着美国的全球战略发生重大调整——把中国和俄罗斯定义为“修正主义大国”(Revisionist powers),视作美国的主要对手。

2018年1月19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发布《国防战略》报告,宣称:“国家间战略竞争,而非恐怖主义,是现在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切。”并点明,主要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长期战略竞争”,是美国繁荣和安全所面临的核心挑战。

2018年1月30日,特朗普发表其首份国情咨文,重申中国和俄国是挑战美国利益、经济和价值观的对手。

如何应对中美关系起伏

美国的全球战略调整,不是特朗普政府的率性之举,而是代表了美国的主流观点。美国全球战略调整,是在中国领导人的预料之中。中美关系任何起伏,都必定影响香港与西方的传统联繫,这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日子香港面对的第一重挑战。

从美资在香港的既得利益考虑,美国不愿意香港乱,但是,从对付中国这一战略角度考虑,一个繁荣稳定持续发展的香港不为美国所愿见。美国不会放松对香港内部事务的干预,会增加对“拒中抗共势力”的支持。“双学”三人被12名美国国会议员联署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便是最近事例。

当前和今后一段日子,香港面对的第二重挑战,是在国家全面深化改革和进一步扩大开放的下一阶段香港如何发挥作用并得益?

中国改革开放前40年,主要是借鉴西方成熟的市场经济经验,主要是向西方国家开放。香港以其二次大战结束以来依靠西方取得迅速发展的经验,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担当了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唯一桥樑和中介的角色,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依然是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最重要的桥樑和中介。然而,自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主席倡导全面深化改革和“一带一路”以来,中国改革开放向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向全球各国开放、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转化。香港熟悉西方的优势依然用得上,但是,需要加强对传统意义上的非西方国家的了解和接触。换言之,以往香港高度开放主要是向西方,从现在起香港需要向其他国家开放。

美国传统基金会连续24年授予香港以全球最自由经济体桂冠,从一个角度看是香港的荣耀,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很可能掩盖了香港的缺陷。一个很显然的问题是:为什么在传统基金会看来甚“不自由”的中国经济在过去24年间迅速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在近些年持续担当全球经济增长最强引擎?

如何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以上两重挑战,使香港面对的第三重挑战更严重也更紧迫,这就是如何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美国视中国为主要对手的“主战场”是在国际贸易领域,不仅企图改变美中贸易格局,甚至企图改变全球多边贸易格局。无论是对贸易流向的冲击还是对世贸组织规则的冲击,必定影响香港对外贸易。外贸是香港经济也是香港居民的生命线,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不可低估这一方面的影响。

全球金融市场依然由美国主导。美国宣布中国是其主要对手之一,不仅将增添人民币实现充分可兑换和国际化的最后阶段的困难,而且,会加剧香港人民币离岸市场和整个金融市场的动盪。

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必须清醒地认识,香港在二次大战结束以后长达三四十年完全依靠西方发展的歷史是早已一去不復返了,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里香港在国家与西方之间担当的桥樑和中介角色,将因为美国视中国为主要对手而承受越来越紧张而沉重的张力。无论是为了香港的自身发展,还是为了香港在国际风云变幻中的自身安全,香港都必须坚定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作者:杨 坚 资深研究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