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区人大代表黄玉山论人大决定是“最大”

_2018021207485154359_detail

星岛环球网消息:《星岛日报》报道,高铁“一地两检”进入本地立法的“第三步走”,立法会《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委员会今日召开首次会议,料再爆发新一轮法律及政治争拗。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黄玉山表示,人大常委会去年底就“一地两检”作出的决定是“最大”,“正如香港法官判刑,这是制度,无得你唔服。”黄玉山指,本港部分法律界人士只从普通法角度看问题,认为他们应从中国法律思维理解“一地两检”安排。

黄玉山早前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三步走”是实施“一地两检”的最佳方案,先由香港及内地签署协议,再交由人大常委会批准,之后进行本地立法,本身已具备坚实法律基础。对于“一地两检”安排被指“人大说了算”,黄玉山反驳指,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其作出的决定具权威性,“全中国有一百五十多名人大常委,由他们投票决定,并非一人说了算,因为全中国没有一个机构,在法制上比它(人大)更权威。”

●应了解中国法律思维

他续指,“三步走”方案中的“第二步”由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确认有关安排符合《基本法》,从法理上而言是“最大”,“中国最大是人大常委,今次百几人举手通过,咁都唔得就好难搞,仲有咩大过法律机构?”他以本港法官判案为例,“点解你要服呢?因为这是制度,无得你唔服。如果你指人大‘一人说了算’,法官也是‘一人说了算’,因为他是根据整个法律制度作决定,无人说他不是。”

对于部分法律界质疑“一地两检”欠缺法律基础,黄玉山认为,不能单从普通法了解“一地两检”,并指香港实行普通法制度,源于《基本法》第八条一句:“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条例、附属立法和习惯法,除同本法相抵触或经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立法机关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

他解释,普通法在香港回归后得以实行,是因为起草《基本法》把它写入条文,而《基本法》由全国人大按中国法律通过,《基本法》的权力来源亦是来自国家宪法,故不能直接用普通法原则诠释《基本法》。

黄玉山又指,“一地两检”的关键之处,是要从中国法律思维及应用理解问题,不能单从普通法了解,“因为香港已回归中国,主权属于中国”,强调“要在香港讲法治,不能离开宪法及《基本法》。”他指《基本法》是新事物,三十年前起草时,不可能有人高胆远瞩预视高铁发展,但随着国家高铁网络发展一日千里,香港不参与高铁只会打击自身经济发展。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一地 黄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