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谁能代表”我们香港人”

最近”香港众志”的周庭参选立法会资格被DQ后,连声呼冤,声称”被DQ的是香港人的自由意志”,现场有市民就狠批周庭不要再宣称自己代表香港人:”第一你绝不代表我,第二你绝不代表大部分的香港人”,台下随即爆发掌声。

表面所见,这只是最近香港激烈的政治纷争中的一个小插曲,其实却是香港问题的关键所在,毛主席说过:”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可惜,一直以来,特区政府,还有很多和中央关系密切的社会贤达,都搞不清这个问题,当然,在当今复杂的政治环境中,敌人朋友模糊不清是难免的,但最起码,我们要弄清楚,什么人能代表香港人,更精确一点的说,是”中国的香港人”。

一直以来,特区政府和建制派之所以对反对派心存忌惮,就是认为他们代表了大部分的香港人,他们心中有一个魔障,就是所谓六四比的铁律,反对派占六,爱国阵营占四,其实这已大错特错,因为所谓六四比,只是从投票率算出来的,但香港总的投票人数不过只有170万人左右,所谓六成,也不过是100万人左右,难道这100万人就能代表所有香港人?那没有投票的500万香港人难道就不算香港人了吗?

老实说,香港人向来政治冷感,一辈子都不投票的大有人在,安于现状的人大都对政治不感兴趣,同情反对派的人大都较有投票的热情,这是无可否认的现实,所谓六四比,只能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热衷投票的人反对派占六成,建制派的最多只有四成人,这才是事实的真相。正是有些人书生意气太重,过于幼稚,才会中了反对派撒豆成兵的诡计,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同时误导了中央政府,在香港问题上犯了严重的右倾错误。

此外,港府对反对派毕恭毕敬,也因为惧怕其背后的外部势力。相反,外部势力从不隐瞒对反中乱港势力的支持,从黎智英、李柱铭之流明目张胆和外国势力唱和,到近年一批反对势力成为西方新宠,不是登上主流杂志封面,就是被封为”思想家”,最近更获提名诺贝尔和平奖,风头一时无两。这种做法就是明白无误地告诉全世界,这些香港政客是”他们的人”。港府和爱国阵营怯于其势,未曾交手便低了半截。

“港人治港”以爱国者为主体

邓小平曾说,”港人治港”是以爱国爱港人士为主体的”港人治港”。可惜事实并非如此,”一国两制”之下,只要是反对共产党的,什么人都可以拉起山头,招摇过市。旗帜鲜明地拥护共产党领导,爱国爱港的人士,不是备受冷落,就是被视作不识时务。所谓建制派,也不乏一些爱惜羽毛,左右逢源的人物。此消彼长之下,遂令反对派挟洋自重,以少胜多,操控了香港的局面。

香港回归祖国以后,名正言顺是中国香港,所以,并没有所谓单纯的香港人存在,所有香港人也就是中国香港人,所以,那些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人同时也不应该有香港人的身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正如上文提及的正义市民指出周庭曾作出”点解要将中国人身份强加我哋身上”的言论,质疑她有何资格参加中国香港的选举。可惜,一个普通市民应有的觉悟,在特区政府身上却表现得苍白无力,他们连香港人的定义也含糊不清,甚至默认那些数典忘宗,敌视13亿人的叛逆代表了”我们香港人”,这正是香港的乱源。

要拨乱反正,我们就必须对”香港人”作出明确定义,首先,香港人必须要承认中国人的身份;第二,香港人必须忠于自己的祖国;第三,香港人必须尊重国家的宪制和谨守基本法;惟有符合以上三点,才有资格说”我们香港人”几个字。

政府一直很重视与反对派的大和解,然而,大和解并不是可以用笑脸换来的,以”割地赔款”换来的大和解绝不会长久,所以,我们不要再将善意浪费在无原则的大和解上面,而需要多了解、多关心真正的”我们香港人”,惟有依靠他们,弘扬正气,香港才能保有长久的和谐和繁荣。

来源:文汇报 作者:梁立人 资深评论员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香港 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