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陈浩天选举呈请败诉 汤家骅:案例有约束力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前年就被取消2016年立法会参选资格提出选举呈请,高等法院日前裁定陈浩天败诉。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昨日接受电台访问指出,这是原审庭的判决,在法律上有约束力,以后案件遇上同等或相近的法律问题,都应该以此作为法律上依归,但不等于每件案都是根据这件案的判决结果而作出判决。

汤家骅昨日在电台节目表示,这次裁决确立了提名表格是一个实质要求,不是一个程序要求。若然有人认为只要交了表格,选举主任就要接受,这个解读方法并不正确。如果表格提出一个实质要求,接受表格的选举主任有权釐清当中提及的,尤其是拥护基本法的声称。

在这个过程之中,选举主任可以透过不同渠道了解提名人本身的政治倾向,以及是否真心承认拥护基本法。在这过程中,要让提名人士有机会自辩。

对于有人认为香港众志周庭今次连自辩的机会也没有,所以案件一定会赢,汤家骅指出,这个讲法太简单,亦不正确。程序公义是其中一个考虑因素,如果有原因证明不适合让参选人自辩,又或者自辩亦影响不了最终结果。即使触犯了程序公义,也不一定能推翻选举主任的决定。很多人对这个法律原则并不了解,大家不应一概而论。

汤家骅强调,一般来说,程序公义是一个考虑因素,特别在陈浩天案件,选举主任有要求陈浩天提供资料,但陈浩天拒绝提供,所以从这角度,在程序公义上,亦都符合法律要求。法律基本原则不是只要不符合这个程序公义,决定一定会被推翻。

另外,大律师公会昨日发表声明,公会注意到并欢迎高等法院区庆祥法官就陈浩天先生选举呈请的判决内予以肯定有关任何人在他的权利遭到不利影响前,应获给予一个合理申述机会的有关自然公正及公平的原则。

声明又指,很遗憾地,选举主任向参选人查询个人和政治信念以确认申报真实性,这过程可被视作等同于对一名准候选人进行实质政治筛选,但这过程却并非在一个公平,公开,确定,和明确的程序下进行,也没有就选举主任不利的判定提供任何及时的法律补救,导致有关人士的资格获无限期取消。特别令人担忧的是“拥护基本法”的要求是一个不明确的政治概念,及由一名公务员在一个闭门调查下作出诠释及执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