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政治变色龙” 为上位无道德

图:反华亲“台独”的日本政客和田健一郎(左)公然为区诺轩在中环站台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讯 记者冼国强报道,参加立法会港岛区补选的区诺轩,一直以作风激进著称。不过仔细回顾其从政经歷,不难发现他的政治立场,经常因应“上位”需要而摇摆不定,毫无道德底线的“政治变色龙”面目展露无遗。

早在中学年代,区诺轩就曾为参选学生会、大骂“校长收X”,后来在大学又向校长“送钟”抗议。

去年退出民主党前,区诺轩一直是党内激进路线的代表,经常以出位举动挑战主流温和派的地位,又公开争辩政治路线,在党内大搞分裂,惟多年来都无民意基础、不获认可。

2010年,即加入民主党翌年,区诺轩随即另起炉灶、成立激进政团“左翼21”,散播阶级斗争和反资本主义等主张、煽动社会矛盾。同年,他不顾民主党反对,公开支持激进派发起的“五区公投”。

图以体制资源反体制

然而与此同时,区诺轩正坐享民主党提供的资源,在鸭脷洲开展地区工作,大打温和民生牌。2011年,他当选南区区议员,第二年又申请备受关注的政府政治助理的职位,试图以体制资源反体制。而“哪里有眼球、哪里就有区诺轩”的迹象,亦引起了政界注意。

其后香港陷入政改争拗,有份参与“佔中”的区诺轩,眼见自己未能赚得光环、却又有新冒起的“本土”势力,随即把政治取态调整得更激进,甚至不惜放弃道德底线,于2014年公开与“港独”派合唱《城邦会战胜归来》、高呼极具歧视意味的“誓杀灭蝗虫”,只求抢佔新兴政治光谱。

2016年3月,区诺轩在接受网媒访问时,大谈民主党当时还在讨论的《香港前途决议文》,明言须推动“港人自决”,又称“自决”无可避免要包含“港独”选项。但民主党一年后正式公布的决议文,却表明反对“港独”。

更令人诧异的是,这一年区诺轩突然参加自己一直反对的立法会功能界别选举、竞逐批发及零售界议席,向崇尚资本主义的右翼靠拢。这时,区诺轩不再把“蝗虫”二字挂在嘴边,而是忽然“理性”,不反对自由行继续以内地城市为对象。他最终败北,能伸能缩的“政治变色龙”,终究敌不过选民的雪亮眼睛。

选举过后,区诺轩又公开维护以“支那”宣誓的梁颂恆和游蕙祯。去年退出民主党前,他已早早转而与更受瞩目的众志“行埋一起”、一同进行地区工作。周庭被DQ前,他亦公开为对方站台助选。

替补周庭参加今次补选后,区诺轩一直对自己的政治立场闪烁其词,特别是面对曾公开鼓吹“港独”和“自决”的白纸黑字,以及焚烧基本法的有相为证,他一时拒绝正面回应,一时又称“可接受‘港独’的立场”、“‘自决’不违反基本法。”

或许只有对手的一句话,可以解释区诺轩一路以来的“转軚”表现:“这次他知道,他不能没有港岛的温和选票支持。”

同区候选人有陈家珮、伍廸希、任亮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变色龙 道德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