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从补选看选举制度的缺陷

今次立法会补选即使涉及港岛、九龙西、新界东、功能组别建测界四大选区,但笔者观察所见,市民普遍对是次选举没有太大关注和兴趣。自2014年违法“佔中”后,大多数香港市民对示威游行或其他激进抗争行为似乎愈来愈冷落。除了个别候选人及其派别积极拉票外,选举期间大多市民反应都较为冷淡。即使笔者较为关心社会民生政事,近数月亦没有热衷追踪各区补选新闻。是次选举前亦似乎没有机构调查市民对是次补选的认知度,笔者估计受访者能够准确回答各选区候选人名单的机会率甚低。

极端政治对选民的影响

理论上,民主选举制度能直接反映所属选区选民的声音,但这需要假设选民会主动掌握选举的真确信息并作出理性分析,唯现实上却可以完全是另一回事。在香港的独特情况下,选民有可能分不清楚常规选举与补选,以及立法会功能组别的歷史渊源及其价值。香港有学者一直认为,普遍市民大多有政治冷感的倾向,这与中国传统家庭保守观念、主张经济效益并远离政治(或政党)有关。

笔者认为,政治冷感主要原因或许与香港人厌恶政党政治有密切关系。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长期调查香港市民对政党的整体印象,2014年7月中旬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69.7%受访市民对香港政党的整体印象变差,2015年的数字稍为下降至60.9%。然而,同一民调报告中,无论在2012年、2013年、2014年、2015年及2016年,均显示受访者对香港政党的不满意度都远超过满意度,例如2016年有49.7%受访者不满意香港政党,仅有5.3%人表示满意。笔者相信,市民不单对选举冷感,还对政党或政党政治不满。

然而,在这一情况下,为何每次选举选民仍踊跃投票?以2016年立法会选举为例,全港地区直选的总投票率达58.28%,较2012年立法会选举的53.5%更高,亦创香港特区选举史新高。香港经歷“佔中”及旺角暴乱等一连串事件后,社会气氛变得相对淡静,但投票率最终却创新高。笔者的假设是,香港回归祖国接近二十年,选民经过若干次立法会、区议会选举及补选后,已逐渐形成投票的习惯;加上每次选举都变成了政治意识形态的选择,多于考虑候选人个人道德品格、政纲、过往政绩、演说能力。选民投票予某政治派别的候选人,并不代表认同对方,更多是表达选民政治价值取向。故此,“泛民”支持者不会贸然转向建制派,反之亦然,相信这种选举文化难以在短时间内改变。普遍选民即使只追求物质,不关心选举过程,并且在政治参与上亦不会接触政府官员或议员,但投票的倾向却明确及坚定。

另一方面,这种投票倾向也许与立法会选举的选区设计及结构有关。立法会选举分为地区直选及功能组别两大部分。单以地区直选为例,从九龙西当选的议员亦不一定需要改善九龙西区整体居民的生活水平及环境等。不少议员都会发表各种言论,但当中与改善市民生活水平有密切关系却是另一回事。

印象中,香港的学者似乎也没有进行这一方面的研究,以检验立法会议员或区议会议员对改善该区人民生活是否存在密切的关系。例如,某选区的议员在四年任期内是否令该区的整体收入人工有所提升,街市设备及休闲设施有所改善等。若然两者没有太大的关系,选民真的也确无需要认真观看各选举论坛,并花时间细心分析各候选人的能力差异或优劣。

一个选举制度能够持之以恆及成功,除了需要依赖成熟的选民质素外,还需要思考选举制度各方面的细节,单以“一人一票”的准则衡量一个选举制度是否成功未免过于简单。从制度的角度上看,笔者甚不满意2016年立法会选举和今次补选的安排,当中主要关于取消候选人资格的标准及过程。自“佔中”后,少数极端分子以“公投”“自决”等主张试图将香港分裂于中国以外,损害香港在《基本法》的框架下实践“一国两制”这块重要基石,破坏香港社会和谐稳定。2016年立法会的宣誓闹剧,让市民清楚看到各种损害《基本法》、侮辱国家民族、国家宪法的方式。

容许区姚入闸破坏制度

事实上,是次政府需要花额外公帑与时间举行补选,正是由部分当选人违法宣誓引起。然而,选举主任却容许曾放火烧毁《基本法》的区诺轩参加港岛区补选;违法宣誓被DQ的姚松炎转战九龙西地区直选。或许选举主任认为人大常委会释法并无永久褫夺违法宣誓者的参选权,但在选举过程中所见,区诺轩及姚松炎都以“反DQ”、“抗人治”、“抗专制”为主要竞选口号,本质上是反对人大常委会行使合法权力、抗拒《基本法》;笔者透过媒体报道,怎样都看不到区、姚二人会忠诚拥护《基本法》的理据,选举主任为何会批准二人“入闸”实令人费解。

此外,姚松炎上次被DQ后,不少媒体已报道他需要承担巨额法律诉讼费用,姚松炎个人资产能否应付仍是未知之数。在其他国家或地区,若候选人因涉及诉讼而面临巨额罚款,或有证据显示该候选人的资产未能负担其选举宣传费用时,为免有关人士可能收取外国政府、商人或组织捐款而影响内政,当地选举管理机构会取消有关候选人的参选资格。姚松炎到选举日前一刻仍为包括自己在内的数名被DQ者公开筹款,笔者不理解选举主任在考虑各参选人资格时是否曾考虑这因素。无论如何,选举管理委员会也有责任确保香港的所有选举在公平、合法的情况下进行。

一般市民不会深入了解各选举的细节问题,亦不会懂得相关法规。理想地看,政府应该确保一个合法严谨的选举制度,从政人士也应该无私客观并积极地为他人服务。在民主制度下,议会政治会影响住屋、教育、医疗、金融、法律甚至少数族裔权益等多方面范畴。我们如不重视选举各细节等安排,每次选举前后总有不少问题浮现出来,香港社会亦因选举而变得“政治化”,最终只聚焦于政治选举而忽略改善社会经济发展。

来源:大公报  作者:孔永乐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选举制度 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