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姚松炎被选民DQ “港独”“自决”不得人心

立法会四席补选前天举行,建制派候选人赢得九西地区议席及建测界功能议席,反对派则夺得港岛及新东两个地区议席。选举结果对立法会及整个特区未来的政治走向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

首先,从议席数目看,建制及反对派各得两席,似是势均力敌,但其实不然。各得两席的结果实际展示的是建制派大胜和反对派大败。事实是,建制派团结拼搏,在市民中得到的支持度稳步上升,显示团结建港已日益成为主流民意;而反对派则有如一盘散沙、江河日下,立会“拉布”神憎鬼厌,抗中乱港不得人心,不少选民正以手中一票表达对反对派的离弃和绝望。

得票率是最能够说明问题的。过去歷次地区选举,反对派与建制派的得票均为六四之比,反对派佔优;但这一所谓“黄金比例”在这一次补选中被打破,建制派虽然未能全取四席,但各区得票率均较前有所上升,与反对派已呈“五五”之势。而反对派取得的港岛和新东两席,得票率均呈下降。一来一去、此消彼长之下,胜负和人心是显而易见的。

事实是,此次补选,源自反对派梁颂恆、游惠祯及姚松炎等人违法乱誓被DQ。因此,反对派实行“哀兵战术”,声称要夺回失去的议席,否则,反对派就会失去议会分组点票的“否决权”,日后“人治”和“专制强权”就会肆无忌惮云云,他们以为,这一“如意算盘”是一定打得响的,因此在选举工程中大打“DQ牌”,姚松炎更以“反DQ”代表人物自居,满以为选民一定会用选票把他重新送入议会以展示对“DQ”的不满。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在前日的补选中,姚松炎恰恰就是反对派三个地区议席中唯一落败的一个,本来名不见经传、作为周庭“替身”顶上参选的区诺轩胜出,一向“机会主义”口碑极差的“新民主同盟”范国威也搞掂,就是这个“DQ化身”姚松炎败在了首次参与立法会选举的“民建联”新秀郑泳舜手下,也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矣。

姚松炎不敌郑泳舜,难道真是年轻靓仔“大晒”?答案当然非也。选民捨姚取郑,实际显示的就是贊同当日DQ姚松炎的做法,显示的就是不愿意看到姚松炎重返议会。当日的姚松炎,是被全国人大“释法”及特区法院依法DQ;今日的姚松炎,是被理性务实和守法的选民再一次DQ了!

姚松炎未能“重返”立法会,是反对派此次在补选中大败的重要标誌,说明市民已越来越厌倦议会长期“不务正业”,认同宣誓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拥护基本法是作为议员的基本条件,反对议会政治化和被当作抗中乱港和阻挠政府施政的阵地,要求停止政治争拗和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选民这一取向是明显的,也是这次补选传递出来的重要信息。

因此,除了姚松炎被选民再次DQ之外,反对派候选人区诺轩及范国威,表面上是胜了对手、赢了议席,但他们同样要面对依法宣誓就职和依法履行职责的考验,包括必须坚决反对和抵制“本土”分裂主张和“港独”言行。而区、范两人,在这些重大原则问题上是立场成疑和表现反覆的,在选举过程中更公然拉拢激进“本土”和“港独”分子为他们站台和拉票。

事实是,就两人一贯言行,有市民早已指出不该让曾与激进“本土”和“港独”组织“同声同气”的区诺轩参选,质疑他签署效忠确认书的诚意。昨日,在区诺轩当选后,已经有社会人士表明会向法院入禀提出司法覆核,挑战区诺轩提名“有效”的决定。特区政府发言人就此表示,由于个案将会进入司法程序,现阶段不宜置评;发言人并重申:拥护基本法是立法会议员的基本法律责任。鼓吹或推动“港独”、“自决”的人士不可能拥护基本法,因此不可能履行立法会议员的职责,亦不可能符合“立法会条例”要求候选人声明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规定。特区政府会继续严格执行和维护基本法,以及确保所有选举均在符合基本法和相关选举法律下进行。

民建联候选人郑泳舜,有地区工作经验,但当选立法会议员还是第一次,而从参选过程看来,他服务社会、尽职尽责的立场鲜明、理念清晰,加上年轻有为、形象“正气”,应是未来议会建制力量的希望。另一位建制派参选人陈家珮虽然落败,但败不足馁,得票相当可观,假以时日、再接再厉,定能一偿进入议会服务的素愿。

补选已经尘埃落定,立会建制力量中流砥柱地位不变,未来市民一定要更加大力支持建制派议员的工作,剎止“拉布”、“流会”歪风,重建议会秩序和职能,推动政府依法施政和带领特区前进。

来源:大公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选民 姚松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