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立会补选|一场开创历史大振士气凝聚人心的经典战役

立法会补选前晚落幕,九十万选民用选票揭示了真正的民意所在。建制派在反对派全力围攻的逆境当中,上下一心全力以赴,最终取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胜利。第一,不仅成功赢得具有标誌性意义的九龙西直选议席,开创了回归以来首次单议席单票制下的胜利,打破了反对派“逢补选必胜”的惯例;第二,成功摧毁了反对派死守已久的选票“黄金比例”的最后堡垒,不论是得票总数还是得票率都接近甚至超过反对派阵营,选举天秤自此重新校正;第三,自特区立法会诞生以来,建制派首次在选举中取得议会的全面主导权,分组点票全面过半,为日后政府政策的顺利推行奠定了坚实基础。更重要的是,摧毁了反对派试图以补选为机会重新集结势力、向中央宪制权力叫板、向“一国两制”挑战的图谋。

大振士气 打破比例魔咒

这是习主席去年视察香港后,香港社会总体发展出现根本性改变的又一有力展现,也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与中联办主任王志民“行埋一齐”、为香港繁荣稳定不懈努力的合作成果体现。经此一役,香港政治生态可望加速走上正常、良性轨道,为未来香港社会凝聚共识、聚焦发展,谋得必要的政治环境。这不仅是建制派的胜利,更是740万市民的胜利。各界应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局面,继续努力,为半年后的又一场补选创造更好的选举环境。

每一次选举都有输赢,赢得席位固然迫切,赢得民心更为重要。此次建制派大胜的重大意义就在于赢得了民心民意,这主要体现在两点:

第一,回归至今共举行了十场立法会选举,包括四场补选,建制派从未在单议席单票制“对决”下的选举取得胜利,也从未在补选中胜出,一直受到反对派的选票压制。但此次补选,建制派候选人郑泳舜在九龙西的直选中胜出,创了两个“第一”,即第一次补选的胜利、第一次的“对决”胜利。这是对建制派支持者的极大鼓舞,也是对选民心态的有力引导,对日后的同类选举具有高度的启示意义。反对派“逢补选必胜”的定律已经破灭,建制派绝对有取胜的实力。

第二,传统上反对派与建制派的得票比例都呈六比四之势,建制派一直呈落后的局面。尽管过去曾有几次选举有所突破,但整体形势仍然处于劣势。但此次补选,三大直选选区的总得票数都打破了这一所谓的“黄金比例”,在九龙西更取得半数的绝对优势,一举击败反对派候选人。而即便是在落败的港岛以及新界东,所得的选票都取得大幅的上升。以港岛为例,建制派候选人陈家珮得票仅差九千,差距极其微弱。这一现象说明不仅是建制派候选人得到选民的认可,更说明香港的整体政治气候已经发生根本性改变。陈家珮与邓家彪可谓“虽败犹荣”,而反对派试图继续操弄民意、借选举去欺骗市民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復返了。

摧毁图谋 “泛民”阵营大乱

此次补选结果对“泛民”而言是一场巨大的挫败。主要体现在三点:一是议席的失落,无法取得“全取四席”的所谓目标;二是得票率与得票数均大幅度滑落;三是意图通过补选的大胜向中央叫板、向“一国两制”挑战的图谋落空,可谓“全军尽墨”。对于前者而言,反对派失去的还只是议席,可以通过其后的选举而取得,但后两点则意味着,反对派已经离民意支持愈走愈远,日后将更难以通过发动大型群众运动而製造新的对抗局面,也即是“有生力量”被严重削弱,这对整个反对派阵营的前路势将起到严重的负面影响。

而相较于议席的减少,对反对派而言最大的致命伤在于,选举结果宣告反对派被“二次DQ”。实际上,三个地区直选中,反对派最在意的也是最希望姚松炎在九龙西获胜。他们以为,姚若当选就可以向中央发出“港人不接受DQ决定”的信息,可以藉此来达到挑战中央宪制性权力、巩固内部阵营、发动新一轮“反攻”的目的。但姚松炎的惨败意味着,市民支持DQ决定,反对派已失去向中央叫板的资本,无法在2020年立法会换届选举到来之前,施展逼迫中央让步的策略。而反对派失去的不仅是议席,更是士气,从九龙西“初选”内乱到最终的落败,其幕后操控的政治大佬面临严重的信任危机,其他“泛民”政党再难轻信通过这种“协调”可以有实质作用。换句话说,自2014年“佔中”以来“泛民”最后一个“大台”被推翻了,未来两年将陷入更严重的碎片化危机。

主导议会 开创全新局面

回归至今举行了六次立法会换届选举,每一次建制派都取得大多数议席,但反对派自始自终都抓住了“分组点票过半”的否定权,这也是过去立法会陷入“拉布”等乱局的主因。尽管去年六名反对派被DQ后,建制派在分组中获得了过半优势,但这纯粹是在对方少人情况下造成,一旦反对派在补选中全取三个直选议席,优势将立即丧失,立法会无疑又将陷入混乱局面。因此,堵住立法会反对派滥权的漏洞,是此次补选的终极目标,也是决定未来香港能否在立法会运作顺畅之下实现跨越发展的重要保障。

而经此一役,建制派夺得两个席位,与“泛民”的总议席比达到43:25。虽还未达到基本法所规定通过重大议案三分之二门槛的47席,但在关键的分组点票中的直选界别,建制派与反对派之比为17:16,超过半数。也即是说,日后任何议案表决时,建制派再不用担心因分组点票而被反对派否决,也不用再担心反对派会利用议事规则去达到瘫痪议会的目的。这实际上是自回归后、第一届立法会产生以来,建制派首次“全面主导”立法会,具有里程碑式意义。如果在下一次补选中能确保获得最少一个席位,则将彻底封死反对派“翻身”的可能。

这一次补选结果,是一场逆境中的大胜。之所以说是逆境,是因为在单议席单票制中反对派的传统优势,也是因为反对派群起围攻的选举形势;而之所以说是大胜,是因为打破了反对派补选必胜的定律,得到了民心民意的支持,也开创了新的议会良好局面。取得如此振奋人心的选举胜利,根本原因是习主席视察香港和发表系列重要讲话后,出现的崭新局面;是中央涉港政策对香港社会起到的关键作用;是以林郑月娥特首为代表的特区政府全力施政、化解矛盾的必然趋势;是以王志民主任为领导的香港中联办的细緻沟通、密切联繫广大市民重要成果;是全港市民支持中央对港大政方针、全力聚焦发展的集中体现。这场注定会成为经典战役的选举,不论是竞选过程、选举结果还是选举背后所体现出来的强大民意,都必将对香港未来的政局发展起到积极、深远、广泛的推动作用。

来源:大公网 作者:屠海鸣(本文作者为新一届港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