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立法会补选”非建制派”得票大打折扣

是次立法会补选以约42.7%的投票率结束。在不计算2010年五区补选的情况下,相较以往香港岛两次补选(2000年的33.27%;2007年的52.06%)及新界东一次补选(2016年的46.18%),是次立法会补选投票率偏低。

偏低的投票率的主因很大机会来自”非建制派”表现相对不稳。其候选人未能取回2016年立法会换届选举中的得票:姚松炎获10.5万票,为换届选举17.7万票的59.3%;区诺轩获13.7万票,为22.9万票的59.8%;范国威获18.4万票,为34.8万票的52.9%。

相比之下,建制派表现相对稳定。2016年立法会换届选举中,建制派候选人分别于香港岛、九龙西及新界东获得14.7万票、10.2万票及17万票(只计算民建联、工联会及新民党选票)。是次补选建制派候选人分别于香港岛、九龙西及新界东获得12.8万票、10.7万票及15.3万票,取回87.1%、104.9%及90%。相较”非建制派”,建制派于协调上更能克服派系之间的矛盾、利益冲突等问题。

这里我们需要考虑的是,”非建制派”选民为什么投票的积极性较低。有关因素可从整体香港状况、气氛的宏观层面以至个别候选人的微观层面来分析。

宏观层面而言,香港经济状况较好等,令选民倾向认为没有迫切性去投票。而且,补选前不久为农历新年,节日气氛令各阵营的选举工程的影响力减弱,未能营造更大的选举紧张情绪。还有,是次补选为单议席单票制,候选人需要向政治光谱的中间位置靠拢,有别于比例代表制之下激进政治力量能在政治光谱上找到生存位置。若然”非建制派”候选人本身被视为较”激进”,更不利其于单议席单票制下的表现。

中观层面而言,虽然”非建制派”候选人都针对取消参选资格及议员资格、财政预算案、内地修宪等议题出招,但是有关议题只是短时间内被”炒热”,后期若隐若现,未能成为动员的焦点。而且,这些议题上,即使是”非建制派”的选民,也未必一面倒支持其阵营的决定及表现,或认为有关议题贴身。

举例而言,是次补选是因为有政客丧失议员资格所引起,但是此结果之所以出现,是因为这些议员的宣誓在法律上未能过关,这可能令部分”非建制派”选民失望,打击其投票意欲。还有,是次补选中,充斥着大大小小”非建制派”内部的负面消息,令部分选民生厌,选择不投票。

微观层面而言,三个选区的候选人各自面对不同的问题:香港岛方面,”非建制派”本身拟派周庭参选,但是周被取消参选资格,由知名度较低的区诺轩顶上。在众多”非建制派”人物和政团的在线线下宣传、跟对手的激烈争辩等因素下,区诺轩于一个月多的时间内快速提高知名度,取得部分”非建制派”支持者投票,也不容易;其于选举期间被揭发曾焚烧基本法,难免令到部分温和反对派选民对其却步。

新界东方面,本身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范国威被指跟”本土派”之间的关系一般,部分”本土派”更宣扬”焦土策略”,令范国威最终只能取得18.4万票,远低于2016年新界东补选中梁天琦与杨岳桥合共取得的22.7万票。

九龙西方面,姚松炎最终败选,原因是他作为”空降”、无政团背景的候选人,并不像区诺轩及范国威本身为区议员,更需要强而有力的地区组织支持。但是姚氏的选举重心被指更多放于在线,未能很好地展开地区工作。更甚的是,”非建制派”初选的讨论,引起冯检基与”Plan B”的争议。虽然冯氏于选举期间曾为姚氏助选,但是对冯氏的支持者而言,印象更深的是初选的矛盾,即使桩脚尽力拉票,也无助扭转选民的投票意欲。

总的而言,建制派于补选的地方选区取得一席,反映其更团结、动员能力更佳。是次选举结果令”非建制派”阵营以至支持者弥漫一定的悲观情绪,这会否令稍后的立法会补选出现”钟摆效应”,令人关注。

来源:文汇报 作者:陈振宁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秘书长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立法会 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