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区诺轩为求议席甘当“众志”扯线木偶

区诺轩这次在港岛补选险胜,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区诺轩虽然对民主党过桥抽板,但他与民主党港岛派系关系密切,在港岛南过去有所谓“区罗柴集团”(区诺轩、罗健熙、柴文瀚),因而令区诺轩在补选中得到民主党的大力支持,令他在多个民主党票站都取得高票;二是承继了“香港众志”的“自决票”,谁都知道区诺轩只是前台棋子,真正为其选举工程操盘的是“香港众志”,黄之锋、罗冠聪等人,基本上区诺轩只是负责出来打恭作揖,对于选举他基本上无多大贡献。

然而,“众志”其实对区诺轩的选举表现相当不满,尤其是在他选举论坛上的“灾难”表现,加上在被揭发曾烧基本法后的张皇失措、失言频频,都惹来不少反对派支持者的反感,也令背后操盘的“众志”满腹怨言,认为这个人完全是扶不起的阿斗。区诺轩都知道自己惹“老板”不满,于是随即表示当选之后自己只会收取立法会议员每月9.6万元的酬金,而将每月约25万元的“营运开支”,以至地区工作的主导权全部交由“众志”处理,企图向“众志”上缴财政、行政大权,以换取其继续支持,为求议席甘当“众志”扯线木偶。

区诺轩在选前承诺当选后会聘请“众志”等人成为助理“共享富贵”,已是政圈的公开秘密,也是“众志”为什么要支持一个毫无实力、毫无水平的区诺轩的主要原因。外界原来预期,区诺轩最多只是会聘请黄之锋、罗冠聪、周庭等人做助理,免得他们“双失”,但区诺轩却做得更加彻底,干脆自己只领一份薪津,其他的“营运开支”、办事处营运、地区工作完全由“众志”负责,反映区诺轩完全是以一个打工仔的心态去做立法会议员,甘当傀儡不以为耻,实在令人摇头叹息。

罔顾议员服务市民的责任

“香港众志”因为宣传“自决”,不但其成员不能参选,其组织更无法获得公司注册,因此不能收受捐款。现在区诺轩“侥幸”成为立法会议员,随即将议员的“营运开支”输送“众志”,这等于是将公帑输送予一个非法组织,当中是否存在法律、政治上的问题,令人质疑。而且,区诺轩毫无服务市民的意愿,反而将原来用作服务市民的“营运开支”当作政治酬庸,以“回报”“众志”支持,而这些资源最终可能并非用在市民身上,区诺轩为了讨好“众志”,罔顾当区居民利益,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讲民主?

其实,区诺轩如此卑躬屈膝,也是无可奈何,他今日能够成为尊贵的议员,不是因为他的能力、表现得到认可,而是他善于走位投机,眼见“众志”被一铺清袋,于是断然退出民主党并以“自决派”自居,博取“众志”欢心作为其PLAN B参选,及后为保议席在论坛上又与“自决派”划出界线,立场一时一样,尽显其人的投机性格,也令到“众志”中人大为不满。区诺轩当然希望可以在下次大选中连任,届时也肯定需要“众志”的支持,所以他连丝毫面子都不顾,将所有权力、资源都交予“众志”,自己只领议员薪津就可以,为的就是“乞求”“众志”的继续支持。

但同时,他亦有为自己打算,在进入议会后随即与范国威加入所谓“议会阵线”。“议会阵线”本身是一个走“本土路线”的政治组织,目前有毛孟静、陈志全、朱凯廸和梁耀忠,再加上范国威、区诺轩,人数将增至6人。虽然这个组织只是松散联盟,但区诺轩一当选随即加入,显然有寻求外援“壮胆”之意,以防将来成“众志”弃子之时,还有可一战之力。

来源:文汇报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众志 公仔 议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