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言论自由沦为泛民欺骗工具 政治指责暴露无知无耻

“泛民”等经常地说要维护言论自由、学术自由,但实际上,他们要不是不了解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的真意,便是为了政治目的而扭曲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的原意。他们中不少是有高等教育学歷,甚且在大学任教。这样胡乱编说政府侵害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真令人怀疑他们是否从来都不学无术。他们的政治指责便暴露出他们的无知和无耻。

任何文明对自由都有规范

国家宪法和基本法保障言论自由,但却不是完全放任,全无底线,这是基本的常识。

一是公开言论与私下言论有所分别,但社交媒体和网上言论已属公共范畴,不能归入私下言论。公共言论涉及公众,便要考虑对公众的影响。此中有不少本地法例加以规范,不能随便说言者无罪。

二是当代立法也有思想与言论入罪的地方。例如一些国家宪法对涉及爱国和国家安全会有极其严格的限制,也有严厉的刑法惩治。中国宪法的规定并不太严格,与美国上世纪五十年代由非美活动引发的政治迫害,相差颇大。国家安全在今天的恐怖主义活动猖獗,防治便不能不先发制人。而在社会层面,仇恨的言论、思想涉及种族、宗教、社区,乃至对个别人士的针对,都不能被容忍。而娈童和虐待等变态言论与行为,也同样受到法律的直接打击与镇压。

若“泛民”等从事政治的人稍有一点常识,而不是因政治偏见而盲目,就应当知道任何文明社会对言论自由是有所规范、有所限制的。如他们要维护香港一些人的“港独”主张与活动,或许在基本法二十三条未立法之前,香港未有专门针对“港独”或颠覆国家的刑法规定;但二十三条立法势在必行,在此之前,并不能因未有专门法例便说“港独”主张可纵容,而不理会宪法否定任何分裂颠覆国家的言论与行为。

二十三条本应在回归初期尽早立法,拖延至今是政治因素,不是二十三条不应立法,或宪法与基本法不应有二十三条。未有专门法例,但还有其他法例可从不同的角度适用,只是处罚未能相应量刑,对“港独”主张变成轻纵。也或许对一些“港独”言论未能依法惩治,但不等于说二十三条未立法之前“港独”主张属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

至于学术自由,更令人惊愕的是众多学界中人竟以戴耀廷在台湾发表“港独”倾向的言论便属学术自由。

一是戴耀廷参加的台湾会议是彻头彻尾的政治会议,更有“台独”、“藏独”等分离分子,不是学术性质的报告会或研讨会,会上发表的言论怎可算学术言论?

戴耀廷混淆是非愚弄大众

二是戴耀廷在会上发表的言论,不可能因他任职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有学术职称便使他任何公开言论都变成学术言论。学术的讨论有学术的专业标准,或许有水平高低之分,却总不能离开公认的标准。

三是戴的专业是法律,不是政治,也不是跨学科的地域研究,如香港的政治发展与未来转变的研究,他在这个学术领域里属外行。即使他转行,却不是随便发表公开言论便变成这个范畴的学术言论,他需要作专门的学术研究,研究也有一定的专业标准。

香港现时泛政治化的倾向包括了不少混淆是非的因素。即使在大学任教的学者也不尊重本身从事的学术专业,胡乱地把政治、法纪与学术自由交错起来。大学任教的教师似乎便与学术自由永远挂鈎,一言一行,甚至是干犯法纪、违反社会道德的,都看作受学术自由所保障。若受批评,以至依法处理,便是破坏学术自由。

这种做法,表面上、看上去是要“尊崇学术自由”,但实质是践踏学术自由所代表的道德与价值,把学术与学术自由贬低作为政治工具,成为不择手段、不讲道理道德的低下手段。以自由主义号称的一些学者竟然连政治与学术之间的界限、根本的道德标准差别都弄不清,还要来胡弄社会大众,沦为政治贩子,正正是在侮辱着他们所宣称代表的自由主义。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陈文鸿 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主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言论自由 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