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戴耀廷是披着“学者”外衣的分裂分子

戴耀廷公开质疑特区政府谴责他鼓吹“港独”的声明,说自己在台湾提出的“香港独立建国”言论只是说说而已,并没叫人採取行动,只说而不做是属言论自由,政府因为他说了香港可“独立建国”而以言入他的罪,是侵犯了他的人权,因此他连日以来还在电台报章指责政府打压言论自由、学术自由云云。甚至还指政府将他当作“鸡”,用“杀鸡儆猴”的办法,警诫港人这帮“猴子”不要效法他这隻“鸡”大谈“港独”,他更还进一步预告政府会在“杀鸡”之后进行基本法第23条立法,这次的法例条文会是过往条例草案的“加辣版”。

戴连日来多番发表“打压言论自由”、政府欲订立“加辣版”第23条、“杀鸡儆猴”言论后,部分认同其说法的人举行几场集会,上街抗议。上周六在政总举行的集会更号称有超过三千人参加。如此连番上街高叫“反第23条立法”、“反对打压言论自由”的抗议活动,很快便会排满了四月至五月,接着便趁势为“六四烛光晚会”加上“戴被打压”的悲情冠冕,支联会主席何俊仁也已预告了今年“六四”仍然会高喊“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

从上所述,可见戴在台参与“反共组织”大谈终结共产政权后全国各地便可纷纷“建国”,香港也不例外,他在会上谈话的对象不但是“台独”、“港独”、“藏独”等“五独”分子,而且也是反共的活跃分子与组织,对这样的对象说那样话,不是鼓吹是什么?难度是在课堂讲课吗?回港后他参与的连串活动,都是用“反第23条立法”作号召,坚持讨论“港独”不犯法,所有这些言行,何止鼓吹!简直是在煽动。

戴耀廷的“港独”言行,不但在港引发爱国爱港人士与团体的群起声讨,各大社团更在报章刊登广告要求特区政府採取法律行动将戴绳之于法,并要求港大革除其教职。用法律标准或用学术标准,戴如此一言而挑起“主独”与“反独”的社会对立,毫无疑问是个十足的鼓吹与煽动的言行。

戴耀廷一贯的耍赖本色

这是戴一贯的耍赖本色,从“佔中”一役,到现在的“港独”事件,都在说自己搞“公民抗命”是人权,更口口声声说“佔中”违法但不犯罪,即使违法也是“达义”之举。可是经他连番鼓动青年学子参与他的“全城商讨”集会后,第一次在金钟的群众佔领街头便发生了群众与警察冲突的事件,迫使警方发射百多发催泪弹驱散暴民,戴见情况不妙,为摆脱自己纠众暴动的罪名,他倒打一耙,指责政府“过分用武”,不说自己发动“佔中”挑动警民冲突,反指警方製造骚乱。如此振振有辞之馀,戴更趁机配合“泛民”的势力把“佔中”扩大到港九三个闹市要道,瘫痪半个港九的闹市长达79天。“激进派”更在这时冒起,自我标榜要展开“雨伞革命”,导致“佔中”期间暴力事件不断发生。要不是政府冷处理,香港早就被暴动闹翻天了。即使如此,因“佔中”而孳生出来主张分裂国家主权的“港独”、“本土自决”的组织已遍布全港。在旺角暴乱中,多达九十多名警员被打伤,部分“港独”、“本土自决”分子虽被警方通缉起诉,但有人还在保释候审期间竟走去印度参与“藏独”流亡政府的会议,更还有人弃保潜逃台湾躲藏。

由此可见,戴发动的“佔中”名为“公民抗命”,实则鼓动大批青年学子投身“港独”、“本土自决”活动,无论用法律或学术标准,他发动的“佔中”绝非学术行为,更非法律中性的事件(是十足的“煽动罪”)。

破坏学术自由的罪魁祸首

同样,他从台湾到返港后的连番言行,已十分清楚地说明戴早已超越言论自由的范围,因为他的谈话对象不是课室里的学生,而是走上街头参与组织分裂国家主权之徒,因他的言行刺激了“港独”、“反共”、“反第23条”分子的神经,令他们汇合一起。但戴还是一派死赖不认的本身,还倒打一耙,指政府打压言论自由,把自己的煽动“港独”装作无事!

作为学者,还是政治学的学者,戴的“佔中”与“港独”两大事件,已足以提供一个很好的学术研究项目,从中最有学术价值可以探讨的议题是以:戴耀廷为案例(case study),研究香港政客与学者的身份交替如何破坏“学术自由”,如何把学府政治化,大学制度存在的不足包括学生组织的管理空白、校园设备管理不完善、教职员滥权违法、大学管理层的管理专业等问题,所有这些问题都在戴的案例中发生。

到目前为止,戴还在港大法律学院当副教授,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同时,戴在“佔中”以来,也在政坛上进行了大量的操弄,最大宗的有:用“公民抗命”为藉口发动与整合政党、人权组织,各类社团与个人等一致反对政府提出的“特首普选方案”。他在此役的角色很吃重,简直超越“泛民”政党众多领导;其次,他也在立法会选举中担当传统“泛民”与激进“泛民”之间的参选协调工作,使“泛民”候选人不会在同一选区对垒分薄选票,还冠冕堂皇美其名曰“雷动计划”呢!其他不说,单是这两大项已足以把他当成“大政客”了!如此一个又“学者”又“政客”的人物,而且搞的又是分裂国家主权的政治运动,真是一个很好的研究国家主权和学术自由之间如何相衡的议题。

来源:大公网 作者:郑赤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