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港大有责任尽快对戴耀廷採取行动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赴台参加“五独”论坛,并在论坛上宣扬“港独”,令香港社会哗然。特区政府及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都先后发表严正声明,谴责其行为。一些本地政党及爱国团体也纷纷抗议。而即便是反对派阵营,也没有多少公开维护他的声音,最多转载一下其脸书文。可见,戴耀廷此举真是踩到了香港与中央的底线,引起公愤。

利用学者“光环”煽动“港独”

香港发表“港独”言论的人并非只有戴耀廷一个。早在非法“佔中”之前,已有好几个“港独”的流派。非法“佔中”前夕又有《香港民族论》;非法“佔中”之后,又有陈浩天、梁天琦、“梁游”等打正旗号的“港独派”。为什么社会的反应都不如戴耀廷这次这么大呢?这次出席“五独”论坛的,还有一众的香港各大学“学生会主席”。他们说的话都比戴耀廷激进,为何矛头单单落在他身上?

原因很简单,身份不同,影响力不同。其他大部分“港独”分子,即便有曾被选过为立法会“已完”,也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社会影响力不大,很多人只是把他们视为“胡闹”的青年。

香港是一个崇尚学歷的地方,高级知识分子一般会很受尊重。在高等学府的学者教授也一般被大众认为是政治倾向性不强的,理性的,能提供客观意见;虽然现实中远不是这么一回事。而香港大学是香港歷史最悠久和最有名的学府。律师、医生、会计师等一向被认为是“高级”的专业成功人士的代表,律师在当中又最需要缜密的逻辑思维,而法律系教授专门教育律师,更是“高大上”得不得了。

戴耀廷身为港大法律系副教授,以上的因素集于一身,无疑是一个“金漆招牌”。他在社会有名誉有地位,又经常以学者身份接受报章採访评论时事,又在报章有专栏,更曾组织非法“佔中”等社会活动,名声大噪,其发言的社会影响力,当然就不能与他们相提并论。笔者此前也论证,言论自由的“言论”与“行动”的界限,就在影响力大小。戴耀廷辩解自己只是“普通的香港市民”,实在太“自谦”了。

从以上分析也可知,香港大学至少为戴耀廷提供了“光环”,并不能置身事外。除此之外,港大还在一系列事件上袒护戴耀廷。

首先,在2014年非法“佔中”期间,戴耀廷在学期中途超常规请假逾一个月,置教学任务不顾组织及参与“佔中”,港大为此提供便利。

其次,2014年10月,有人举报戴耀廷在2013年5月及2014年1月期间,曾四次以“无名氏”名义向港大人文学院、法律学院及民意研究计划捐出合共145万元的款项,其中80万元指定用于民研计划于2014年6月22日举行所谓全民公投政改方案的“电子公投系统”。这违反了大学不能接受来歷不明的匿名捐款的规定。港大发言人竟然“澄清”:用“无名氏”作为捐款人,与来歷不明捐款有分别,为戴耀廷捐款大开绿灯。这个说法简直荒谬。这些款项被质疑被用于非法“佔中”。如果一开始港大就“揸正来做”,非法“佔中”就不会如此顺利地被发动。

第三,社会舆论强烈质疑下,港大校友事务部才要求戴耀廷提供匿名捐款人的资料。戴耀廷仅说款项是来自同为非法“佔中”倡导人的朱耀明牧师,却不肯透露真正的捐款来源。港大校务委员会经过半年多调查,通过报告点名批评戴耀廷、法律学院前院长陈文敏、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总监钟庭耀,以及人文学院院长蔡宽量,在处理有关捐款时偏离应有预期水平或未有履行应有责任。但未有直接批评他们违规或建议任何处分,轻轻放过戴耀廷。

就这样,在这几年间,戴耀廷都一直在港大的政策庇护下从事政治工作。在发动非法“佔中”后,又搞踩在违法边界线上的“雷动计划”,让2016年立法会选举出现异常结果,把原先当选几乎无望的“港独派”的游蕙祯与“自决派”罗冠聪都推入议会。现在又在密锣紧鼓准备同一性质的“风云计划”(针对2019区议会选举)。他不但在报章上发文鼓吹“港独”,还实际参与组织行动。事实上,戴耀廷的重心工作已经不再是学者,而蜕变成为一个“深度参与的”“政治活动家”或“政治搞手”,甚至俨然成为“反对派”的“总军师”,尽管他还辩称只是一个“港大学者”而已。

包庇戴耀廷有违校训

港大或许认为,作为一所大学,应该兼容并蓄,维护言论自由与学术自由。这固然不错,问题是,戴耀廷这几年的所为,真是在进行“学术研究”吗?通过以上分析,大家不难得出结论。如果这些活动,已经超越言论自由与学术自由的范围,又违反宪法与基本法,作为一所大学,还有理由继续“撑耀廷”吗?

再者,大学除了维护学术自由之外,还有其社会责任,若两者有矛盾,必须有取捨。港大校训就是“明德格物”。“明德”节略自儒家经典《大学》中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其意思是“彰显光明的道德”。大学不但要教育帮助学生建立符合社会价值的品德,还要以身作则为社会建立垂范。港大又如何能置社会责任不顾呢?

此外,港大还是香港人公帑支持的公立大学,理应倾听香港人的声音。它又怎能对香港大部分人的关注视而不见?

事实上,这几年好些涉及支持“港独”的大学教师都不获续约。比如“城邦派国师”陈云根(陈云),曾任职岭南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2016年不获续约。“热血公民”的郑松泰,在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担任专任导师,2018年6月后约满即不获续约。戴耀廷的所作所为比陈云根、郑松泰等人不遑多让,影响力还远超之。香港大学对戴耀廷一再袒护,令人失望。戴耀廷可能已经有“终身教职”,情况与以上两位稍有不同,但终身教职也不是这些行为的挡箭牌。

这次戴耀廷的行为比以往更加严重,正如港澳办新闻稿指出,这是“香港极少数人勾结外部分裂势力”,“严重违反国家宪法、香港基本法和香港现行有关法律,是对‘一国两制’底线的挑战。”香港大学应该尽快採取行动,绝不能继续轻轻放过。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闻昱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