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梁游既罪成 许智峯更无“护身符”

“青年新政”梁颂恆、游蕙祯及3名助理,因前年强行进入立法会会议室,昨日被裁定非法集结罪名成立,下月判刑。署理主任裁判官王诗丽指出,梁颂恆及游蕙祯在事发时是否立法会议员,并无助脱罪,被告人不能以议员身份作为“护身符”而犯法。案件属在立法会出现的刑事案件,而非针对立法会主席的命令作裁决,所以与司法管辖权无关。

事实上,反对派一直製造一个大错特错的概念,指议员受到《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的保护,而可以完全免责。

议员并无刑事豁免权

事实证明,任何人在立法会大楼内犯法,即使贵为议员,亦同样要追究法律责任。代表梁游的代表律师在结案陈词时说,案发时人大常委会尚未释法,高院亦未就司法覆核案颁下判决,梁游二人仍是立法会议员,不会预视到议员资格之后会被取消,他们在案发时确实认为自己仍是立法会议员,否则不会试图进入会议室。而三名议员助理只是协助二人进入会议厅宣誓。

这明显是“议员大晒”的谬论,意指议员在立法会做什么行为都不会被起诉,这种逻辑绝对错误。前议员黄毓民在议事厅向时任行政长官梁振英投掷玻璃杯案,法庭已判处黄罪名成立。

梁游明知道当日没有人会为他进行宣誓仪式,使用暴力试图强行冲入议事厅,造成多名保安员受伤,这种行为是破坏公众秩序和安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议员并无凌驾于法律的特权,所以,是否议员身份根本无助二人脱罪。

梁游已经罪成,同样在立法会范围内行使暴力的许智峯,相信一样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民主党认为,许智峯仅仅是“拿走了”别人的手机,后来已经归还,因此,用道歉的方法就已经解决所有问题,不应该受到法律的追究,否则就是和他的行为不成比例云云。

基本法第七十七条列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在立法会的会议上发言,不受法律追究。”法律所保障的仅限议员在会议上发言的权利,并没有保障议员在议会内抢夺他人财物的权利,更没有保障议员有阻挠公职人员执行公务、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而取用电脑的权利。更重要的是,基本法第七十三条列举出立法会议员的十项职权,当中并不包括他们在立法会的行为享有刑事豁免权。所以,任何人不论身处本港何处,只要触犯法律,一律要面对法律制裁。

民主党认为许智峯的行为只是鲁莽而已,不必受到起诉,也不必受到谴责。这是非常明显的包庇罪犯。任何人未经物主的同意,强行抢走其手机,即触犯抢劫罪。若劫匪犯案后发现自己可能被起诉,遂将抢走的财物交还当时人,他能避免起诉吗?

许智峯犯罪过程很清晰,他抢走女行政主任手机,涉嫌触犯抢劫罪;之后在未有取得法律授权的情况下,擅自查阅手机内资料,且企图把资料备份,这个动作明显干犯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而取用电脑。案发后,警方得到了法庭的搜查令,先后搜查许智峯家中、议员办公室的电脑,检查是否有官员的手机里面的机密资料。

民主党需作明智切割

面对社会各界抨击指责,民主党最初仍惺惺作态,谴责许智峯的行为,并冻结其会籍;但是得到背后“大波士”的指示后,该党领导层的态度竟一百八十度转变,反而攻击立法会调查事件和有议员提出谴责议案。这说明了民主党漠视案情的严重性,漠视法律和包庇罪犯。

许智峯事件将民主党的道德和法治本钱“一铺清袋”,原因很简单,民主党改选之后,“乱港派”已佔据该党的权力中枢。正因为如此,前主席刘慧卿直斥许智峯已没有资格当议员,应该开除出党后,现任主席胡志伟立即说,刘慧卿仅仅是一个党员,不代表民主党。胡志伟不单要保住许智峯的党籍,更要保住其议员的资格。

更重要的是,民主党的“金主”黎智英公开“赞扬”许智峯“一片丹心”、“有干劲、有操守”,且说“香港最需要这样敢于出位的政治人才”云云。早于2016年,黎智英已力捧许智峯出任港岛区立法会议员,黎智英投资这么重大,岂容刘慧卿坏其大事?所以亲自背书说许智峯只是“一时冲动卤莽”,任何企图谴责他、起诉他的图谋,都是政治阴谋。

在这样的背景下,胡志伟唯有推翻自己第一次的讲话,全力维护许智峯的立法会议席。民主党亦以为,形势越是困顿,越要採取激进的、跟着黎智英走的策略,这样便拥有一座大靠山。但这种做法,对于民主党的选举前途来说,可以说是一场大灾难。对民主党而言,最高明的办法就是认识到要保住许智峯的议席根本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应迅速抛弃了这个没有道德、践踏法律的“乱港派”,趁早止蚀。

从梁游案的裁决可以预期,“保许”势力必然惨败,民主党早一日与许智峯切割,仍可以得到选民的理解和支持。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