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政治困境的再一反映

自6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被特区法院依法取消议员资格以来,反对派陷入了空前恶劣的困境。今年3月11日现届立法会4个议席补选,反映反对派丧失了政治方向和目标,已逐渐失去传统支持者信任。最近,许智峯公然抢政府官员手机被警方拘捕,反对派却为之辩护,充分暴露他们不仅缺乏严肃政治团体应有的政治品格和气度,而且缺乏成熟政治团体应有的政治判断力。

反对派陷入政治困境还有另一反映,即他们自我标籤混乱。

为识别政治团体,政府、媒体、政治评论员以及政治学者等都使用政治标籤。譬如,特区政府把香港政治团体分成两大类——“建制派”和“非建制派”,这是中性的标籤,旨在淡化政治矛盾,以便于政府管治和施政。爱国爱港阵营也把香港政治团体分成两大类——“建制派”和“反对派”;在2014年9月非法“佔中”以来,尤其2016年2月发生旺角暴乱后,进一步把“反对派”区分为“传统泛民”和“本土激进分离势力”。上述标籤,都是分明的,人们看得明白它们分别指称哪个政治派别。

反对派自我标籤混乱

问题出在反对派内部。至今,他们先后有三种相互对应的自我标籤。第一种是“温和民主派”和“激进民主派”,问世于2010年上半年。当时不加入“五区总辞变相公投”,支持政府关于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议案的民主党等若干政治团体,被称为(他们自己也不拒绝)“温和民主派”;参与“五区总辞”、反对政府关于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议案的公民党、社民连等政治团体,被称为(他们同样也不拒绝)“激进民主派”。

第二种是近两年出现的“泛民”和“本土”。前者指2014年“佔中”发生前已形成、以争取早日“双普选”为共同口号的各个政治团体;后者则冒起于“佔中”期间或在“佔中”后成立,主张“本土自决”和“港独”的各个政治团体。

当反对派的自我政治标籤尚为“温和民主派”和“激进民主派”时,反对派整体尚未陷入政治困境,二者分歧只是在2012年两个产生办法上,所以二者的区分很快消失,“温和民主派”和“激进民主派”这一对政治标籤随之淡去。

但是,目前情形是反对派不仅使用“泛民”和“本土”这一对政治标籤,而且反对派中有些人,又提出第三种自我标籤——以“进步路线”来标识“泛民”的分裂分子和“本土派”。

5月4日,区诺轩出席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主持的网台节目,在回答关于他去年为何退出民主党问题时,区这样解释——当时“民主派”中主张抗争的一翼被打压得厉害,整个“进步路线”基本上都被“剥光猪”,他为支持“进步路线”而退出民主党。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反对派 困境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