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评论:追回长毛所欠公款 还市民以公道

身兼行管会主席的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昨日表示,行管会徵求法律意见后,认为有法律依据向姚松炎、梁国雄、刘小丽、罗冠聪四人提出申索。了解他们可能提出的抗辩理由、成功追回款项的机会、继续採取法律行动可能招致的法律费用后,行管会向四人提出三项条件,包括归还已预支的营运资金,扣取2017年7月14日之前发放的工作开支;需在指定日前归还资本项目,例如电脑及手机;必须归还2017年7月14日后的已支款项,每人合共需偿还19至31万。

不容“长毛”侵吞公帑

姚松炎、刘小丽、罗冠聪三人慑于形势,乖巧地偿还了预先支取的款项。唯独梁国雄不识时务,仍然停留在昔日为所欲为的阶段,继续“死鸡撑饭盖”,坚决不还钱。他自恃得到李柱铭的支持,将会为他出庭辩护,拒绝还款,实行“骑刘皇马”。

梁君彦指出,梁国雄对于行管会追数行动不理不睬,未有接纳行管会建议,为了使行管会不会变成“没牙老虎”,立法会决定展开法律行动,向梁国雄追收全数合共约275万元的薪津。

梁君彦说,若行管会现时什么都不做,行管会的决定将会变成“纸老虎”,形容今次是“别无选择”;又形容梁国雄对于行管会和解建议是“不瞅不睬”。他指,追讨的275万元包括议员酬金、职员开支、预借的款项,以及已买东西所用的款项。行管会全数追讨的决定是正确的。

梁国雄已经被取消议员的资格,应该交回所有的款项。因为这些款项都是公帑支付,属于七百万市民的财产。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没有资格慷港人之慨,让失去议员资格的人继续支取薪金、继续支付其职员的开支,侵吞预先支付的款项。

今后追讨薪津唯一的办法,就是循民事诉讼的渠道进行追讨,并且申请梁国雄破产。让他五年之内,不能再参选立法会。梁国雄不遵守基本法,又不遵守立法会的有关规定,视香港法律为无物,这样的恶劣表现,证明他没有资格担任立法会议员,让他以后不能再参选,也是情理之中。

根据《破产条例》,如“长毛”拒还预支营运资金而被申请破产,破产令生效期限为四年。在法院颁布破产令后,他须交出包括物业、车辆等资产,以及金器、首饰等贵重物品作变卖抵债;如在四年期限内有工作,“长毛”的薪金在扣减必要开支后须全数用作抵债。破产令生效的四年内,梁国雄将不能参加公共选举,亦不可乘的士及自费离港旅游,而破产纪录亦不会取消。

议会规矩不能形同虚设

行管会开会时,反对派并不支持向梁国雄追讨275万元的薪津,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反对派并不珍惜纳税人的公帑,而且为反对基本法的人打开保护伞,继续推行对抗路线。

法庭的判决已经取消了梁国雄的议员资格,追讨议员薪金和所有已支的款项,完全是按章办事,绝对不能因为梁国雄“发烂渣”,就要对他有所优待,有所退让;恰恰相反,法庭的判决、立法会的规矩绝对不能形同虚设,反对派现正肆意践踏法律,如果有人硬要以身试法,那么就运用法例去惩罚他,让他知道法律之剑是无情的,也让其他反对派知道,今后再没有姑息主义,当他们的行为一再过火,必然要面对法律的惩罚。

行管会如果认为诉讼涉及超过一千万元法律费,便不敢提出诉讼,这就等如是姑息养奸,让反对派以后更加横行无忌,因为民主党公民党的大状会替他们打官司外,梁国雄之流又懂得申请法律援助,令市民有法律偏帮他们的错觉,这个后果是灾难性的。

梁国雄等人现在所拖欠立法会的款项,其实全是公帑,都不是他们应得的,行管会只不过尽了善用公帑的责任,追讨该笔四人已经领取,但根本不属他们的薪津。在这个意义上,梁国雄根本没有资格申请法援打官司。如果此例一开,欠债者人人都去申请法援打官司,债权人则用自己的金钱去打官司,这就是最大的不公平,只会助长香港欠债不还钱的歪风邪气。香港的法治所保障的公平合理的社会,就会崩溃了,投资环境也会急剧变坏。

这个案件,将会是对反对派所支持的梁国雄的道德的审讯,将是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维护香港法治精神、维护欠债还钱的社会规矩的重大斗争。梁国雄利用公帑打官司,已经一再造成极坏的效果。这一回,他已经输了法律依据,不可能再申请法律援助,他如果输了官司,就要赔上堂费,输得更惨。

立法会是根据基本法成立的立法机构,它一定要建立一套规矩,违反基本法者要取消议员资格,以后不能参选;必须向不正当领取薪津追回相关款项,即使诉诸法律亦在所不计。当这样的规矩和习惯在议会形成后,正气必能压倒邪气。

文 | 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公款 长毛 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