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港独”“自决”分子当然不能参加区选

选举事务处近日表示,区议会选举与立法会选举规定基本相同,参选人亦须在提名程序中,表明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否则不会获得有效提名成为候选人。特首林郑月娥表示,政府欢迎不同政见的人参选,但违反《基本法》者能否参选,“大家心中有数”。

消息一出,反对派反应激烈,主张“自决”的“香港众志”以及一众“本土派”人士更大力抨击,原因是此举将断绝其参选之路,断其米路之故也。然而,不论是立法会选举或是区议会选举,同样是“一国两制”之下香港特区的选举,“港独”、“自决”主张违反宪法及《基本法》、挑战“一国两制”,既然“港独”、“自决”分子不认同香港的宪制秩序,这些人当然不能参加区选。

进入建制不能有双重标准

有反对派人士指,参选区议会及立法会的法定要求不同,前者不受《基本法》第104条及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所涵盖,并质疑单凭《区议会条例》是否足够赋予选举主任同等权力,判断参选人是否真诚地作出声明云云。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区议会选举同样应该沿用立法会选举的做法,包括“确认书”制度以及选举主任有权确保参选人的政治主张及言行没有违反《基本法》:

第一,根据《区议会条例》第34(1)(b)条列明,候选人须签署“提名表格载有或附有一项示明该人会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声明”。说明区议会候选人同样必须拥护《基本法》和效忠特区,这与立法会选举并没有分别。其实,近几次区议会补选亦已要求候选人签署“确认书”,让候选人表明拥护《基本法》包括第1、第12及第159条,在之后的区议会选举继续沿用合情合理。

第二,选举主任审核参选人资格的权力已经得到法庭的确认。早前高等法院对陈浩天就2016年立法会选举呈请颁下判词,指出法庭不认为选举主任当遇到清晰而明显可能有违声明内容的情况,去查询参选人是否真诚地作出声明的权力是不合比例,这明确了选举主任的权力。因此,选举主任审核区议会参选人资格,既是职责,亦是权力范围之内,并没有可质疑之处。一些反对派人士可能连法庭的判词也未看过,就胡乱评论。

第三,《基本法》第104条所列的公职虽然不包括区议员,但不代表区议会选举就不用理会有关规定。立法会与区议会同属特区政治体制一部分,绝不可能出现两套标准,立法会的标准同样适用于区议会。况且,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第104条释法已经明确指出,“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该要求既针对宣誓内容,也是参选的要求和条件。如果区议会选举不遵守有关要求,甚至让不拥护《基本法》的人参选,这等如是公然挑战人大常委会,甚至带来严重的宪政危机。因此,于法于理于情,区议会选举也应遵照立法会的做法,反对派的批评根本毫无理据。

第四,遏止“港独派”、“自决派”染指特区政治体制,既是法律的需要,也是政治要求。立法会选举已经明确参选要求,将“港独”、“自决”分子拒诸门外,但这些人仍未死心,打算改为循区议会选举出选。“香港众志”的黄之锋正摩拳擦掌准备参选海怡区的区议会选举,“港独教授”戴耀廷更在推动所谓“风云计划”,企图培训大批“港独派”、“自决派”人士进军区议会,藉此影响香港政局。

断绝“港独”势力前途

对于“港独派”、“自决派”的猖狂行动,区议会自然不能中门大开,任由他们为所欲为,所以预早“扎篱笆”绝对有必要。

当然,有关做法对于“传统泛民”其实影响不大,真正有致命打击的是“港独派”、“自决派”以及戴耀廷之流。立法会之路已经断绝,令黄之锋、罗冠聪等人失去领取丰厚薪津的机会,现在连区议会选举亦行人止步,不但令其政治力量大幅萎缩,更令这些组织失去了持续发展的资源,试问谁会加入一个没有前途的政治组织呢?再加上外国主子近年开始收紧资源,令这些组织更加难生存,难道叫黄之锋、罗冠聪等人做一世区诺轩助理吗?区议会选举的新规定,等如断去了“港独派”、“自决派”的前路,他们反应激烈是意料之内。

然而,广大市民都会认同有关规定,正如立法会选举引入“确认书”制度,取消一些“港独”、“自决”分子的参选资格时,反对派同样企图发动游行抗议,结果却是反应冷淡,令一众反对派灰头土脸。这正说明市民尽管政见各有不同,但都认为主张“港独”、“自决”,企图将香港变成一个独立政治实体,挑战中央政府的人,不应也没有资格进入议会,否则只会为香港带来伤害。

打击“港独”、“自决”势力绝不能放软手脚,不能容许他们一边搞“港独”一边领取政府薪津,必须全方位禁绝他们进入政治体制,在区议会将“港独派”拒诸门外,不但合法,更符合香港整体利益,反对派“盲反”也不可能挑起风浪。

文 | 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