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朋友”终极定义 “代客探监”无罪

終極勝訴的東主溫皓竣 ( 左 ) 及女員工關巧用。 星島日報圖片

终极胜诉的东主温皓竣 ( 左 ) 及女员工关巧用。 星岛日报图片

终院:只有囚犯本人能决定谁是朋友 两人获撤控罪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葛婷)”朋友”的定义是什么?曾任辅警的男子因开设公司提供”代客探监”收费服务而惹上官非,裁判法院早前判他和5名员工串谋诈骗罪成,判罚社会服务令。前辅警和其中一名员工不服判决,上诉至终审法院争拗”朋友”定义。终院昨颁下判词指”朋友”应有更广泛定义,认为只有囚犯本身能决定谁是朋友,不是由惩教人员去审视朋友关系,最终裁定两人上诉得直,撤销控罪。惩教署回复指尊重判决,暂不作评论。

提供探监服务的”曙光用品公司”东主温皓竣(50岁)和他的女员工关巧用,原审和上诉都失败,去到终院卒赢回决定性一仗。

未见过面 也可以是朋友

终院法官指,”朋友”可包括代客探监的人,并界定”囚犯访客”的定义,指《监狱规则》中的探监访客包括”亲戚”和”朋友”,而何谓”朋友”应从囚犯的角度看,除了囚犯认识的人外,还包括3类人士,即被要求到监狱探访的人、透过探访向囚犯提供精神及物质支持的人,以及囚犯愿意会见的人 ( 彼此可能未见过面 )。

然而,囚犯的”朋友”须有合法及真诚的原因去探访,而非心怀不轨或别有企图。

温皓竣于 2011年至2012年,安排员工帮客人到荔枝角收押所探监,员工会说自己是囚犯的”朋友”,他和关巧用及另外4名员工,2013年被裁定串谋欺诈罪成,分别被判100小时至240小时社会服务令,温、关两人曾作出上诉,但上诉庭亦认为”朋友”必须是囚犯认识的人,原审裁判官并无犯错,判他们败诉。

根据上诉庭早前的判决,家人及社会的支持有助囚犯适应狱中生活及更生,故《监狱规则》中的”朋友”,一定是囚犯认识的人,而非一名陌生人。对此,终审法院认为上诉庭的分析是”无理据及无逻辑”,认为即使给予”朋友”一个较广阔的定义,也不会对囚犯的秩序和纪律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终院指,现实中,囚犯的”亲戚”和”朋友”,可能因为患病、没时间、不在港等原因而不能亲自探访,如囚犯的祖母因伤残不能去监狱,她托人探监,视她的朋友为囚犯的朋友,也没违反《监狱规则》第四十八条的条文含义。

惩教署:尊重法庭判决

另外终院不认同原审裁判官所指,如果互不相识都可当朋友,则”朋友”的定义便可无限延伸,令《监狱规则》无效。终院指出,”朋友”必须要有合法的探监目的。串谋诈骗涉及不诚实的元素,但本案不涉及上诉人的诚信问题,因两人可能相信自己是以”朋友”身份去探访,非不诚实。

至于所谓”串谋”,虽然两名上诉人来自同一公司,但不足以指两人是串谋,因为他们要填写的探访申请表上,与囚犯的关系只有”亲戚”和”朋友”两类,若非囚犯的”亲戚”则只可选择”朋友”。 

两名上诉人的代表律师指,判决还他们一个公道。代表其中一名上诉人的律师张达明在庭外表示,终院就”朋友”下达的定义,适用于所有已被定罪及等候审讯但未定罪的探访者。同案中有被告认罪或没有上诉,稍后亦可基于这份终院判词提出上诉。 

惩教署回复指,署方尊重法庭的判决,并会仔细研究判词及咨询律政司意见,现阶段不便评论。

案中符合探监访客”朋友”定义

1.被要求探访囚犯:由亲戚或认识的人间接提出都可以

2.符合探访目的:希望向囚犯提供精神及物质支持

3.囚犯愿意会见:只有囚犯本身能决定谁是朋友

数据源:综合消息

整理:香港文汇报记者 萧景源

判词重点

■”朋友”的定义应更广泛,除囚犯认识的人外,还包括代客探监的上诉人

■给予”朋友”一个较广阔的定义,不会对囚犯的秩序和纪律有任何负面影响

■候审囚犯应被假定无罪,有权得到不同的精神及物质支持

■探访目的是让候审囚犯与外界联系,探访者和囚犯本身不一定要相识及有个人交情

■囚犯的亲戚或朋友未必能亲身探监,从在囚者角度,代客探监的上诉人被形容为”朋友”是恰当

■只有囚犯本身能决定谁是朋友,由惩教人员审视是否朋友,是不实际

■本案证据不足以证明串谋欺诈中”不诚实”的控罪元素

来源:文汇报

数据源:终审法院判词

整理:香港文汇报记者 萧景源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探监 终极 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