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散播阴谋论 唯我独尊反”一地两检”

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二读辩论昨日继续进行,反对派继续大打拉布战,更加证明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作出36小时完成”一地两检”余下立法程序的决定合理、必要。反对派攻击立法会主席的决定为”开极坏先例”,是”23条立法的预演”,这种毫无根据的阴谋论笑话,显示反对派为阻”一地两检”立法黔驴技穷,只能以”得啖笑”的胡言”拉到几时算几时”。事实上,在”一地两检”问题上,反对派视自己的意见才是唯一正确合法,与自己不同的意见,即使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都是”违宪违法”,充分暴露他们唯我独尊、无理取闹的本相。

”一地两检”二读辩论,反对派用中止待续、点人数等惯用伎俩,浪费大量时间,显示他们根本无意辩论,而志在拖延。梁君彦就”一地两检”的审议定下死线,包括规定使用8小时进行二读辩论,就是防止反对派议员无止境的拉布,令拉布作用大打折扣。反对派当然恼羞成怒,反复指责辩论定时限”开极坏先例”、如同”废泛民武功”等;更有人散布留言指,中央想透过”一地两检”立法过程,作为日后23条立法的预演,未来23条立法同样可在”限时辩论”下顺利通过。

事实上,立法会主席为辩论设定时限并非新鲜事物。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曾经在主持审议财政预算案的拨款条例草案时,多次实行限时辩论。更重要的是,有关做法获得法庭认同。法官判词曾明言,立法会主席有责任维持议会正当运作,若议员发言妨碍议会有效运作,主席有责任作出平衡。可见,立法会主席限时辩论,遏止拉布早有先例,这是主席的权力,也是主席职责,绝非什么”开极坏先例”;至于将”一地两检”便民利港的运输安排,硬扯上23条立法,更加是别有用心,目的无非是要把民生建设政治化,制造恐慌情绪,掀起更大争议,令市民抗拒”一地两检”,增加反对派阻碍”一地两检”本地立法通过的筹码。

为了扰乱视听,反对派还不断重复”一地两检”欠缺法理基础的谎言,将大律师公会反对”一地两检”的意见奉为金科玉律,咬死”一地两检”违宪违法。对”一地两检”有不同意见很正常,大律师公会的意见也可视为一家之言,但这些意见并不具法律效力。正如在法庭辩论一样,律师可以在庭上各抒己见,但法官才是最终决定人。

全国人大常委会已批淮香港实行”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为”一地两检”奠下稳固的法律基础。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指出,”『一地两检』的安排是符合中国宪法及基本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具宪制性地位,是最高权力机关,有立法权、解释权及法律实施监督权,就安排与基本法有否相抵触,常委会作的决定有最高法律效力,『一言九鼎』,有如同当年通过基本法一样,决定是不容质疑的。”

人大决定具有最高法律效力,本港的法庭也要尊重和遵循。”一地两检”明明有无可挑战的法律基础,反对派视而不见,顽固地坚持”一地两检”违宪违法,视大律师公会意见比人大决定更权威,明显不尊重香港的宪制秩序,试图人为给”一地两检”立法设置法律阻碍。不过,就算反对派机关算尽,”一地两检”毫无疑问不存在法律和宪制问题,而且得到超过6成民意支持。反对派越是拉布阻碍,越是证明其为一己一党的政治私利,不惜违背民意、牺牲香港整体利益,站在市民的对立面。

来源:文汇社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