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刘小丽李卓人“内幕交易”践踏民主

中央强调以宪法和基本法管治香港之后,反对派继续搞对抗中央,否定“一国两制”,这样只是作茧自缚,今后他们的路只会越来越窄,最终走向死胡同。

反对派最近兵分两路,一路是“众志”和支联会,这些组织明知道无法参选,就豁出去了,公开勾结“台独”势力,公开说要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明显地表示自己不会拥护宪法和基本法,这是走建制以外的“邪道”。

与民为敌 力阻“一地两检”

另一路人仍然留在建制里面,却在立法会内对抗宪法和基本法,阻挠与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阻挠香港经济转型升级,阻挠建造基建,然后制造一些伪命题“因为香港没有民主,所以经济搞不上去”;“要发展香港民主,只能够先在大陆发展民主;香港的民主运动,要与内地的民运人士进行互动,互相呼应”。

反对派最近全力经营两件事:一是全力“拉布”试图拉倒“一地两检”,他们炮制“割地论”、“违宪论”的伪命题,主张在高铁香港段实施“两地两检”,阻止内地边防人员在高铁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进行入出境检查;另一个动作,则是为稍后举行的立法会九龙西议席补选作出部署。

但现时形格势禁,这两个部署均前景欠佳。“一地两检”全方位“拉布”,违背了百分之七十支持高铁早日通车的民意,反对派越是搞得明显、发言越多,只会是自曝其短,凸显他们漠视民意,不拥护宪法和基本法的真面目。将来举行选举时,他们便会因为其损害国家主权、反对“一国两制 ”、反对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主张,流失大量中间选民的选票;更甚是,他们随时无法通过“确认书”一关,不能成为候选人。

反对派最近变了招数,“盲拉布”的重点,放在“中止待续议案”上。这说明了反对派反对“一地两检”在情理法、道德、逻辑上已经走入死胡同。他们盘算过,如果再提出“割地论”、“违宪论”,建制力量一定不会因为他们“拉布”而放弃发言的机会,反而准备了重型炮火,对他们进行毁灭性的批驳。

实施“一地两检”是为了让乘客们更加快捷地到达目的地,发挥高铁速度优势条件。全世界不少国家都有“一地两检”,从来没有人说过这是“割地卖国”、出卖司法权。反对派质疑特区政府“卖港求荣,屈辱割地”,这种说法是企图将香港当成一个独立政治实体,并不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这明显违反基本法第一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的条文。

“违宪论”就更加荒谬。香港特区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根据宪法第三十一条和第六十二条第十三项的规定而设立,而香港的高度自治权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依照基本法授权实行。特区政府为发挥高铁的经济效益,主动向中央提出“一地两检”这构思,并且与广东省政府签署相关合作安排,再经人大常委会审议并批准有关方案。“一地两检”只会在高铁西九龙站的口岸区内实施,港人的权利也没有因此减少。故所谓的“违宪论”,只不过是用来挑战和否定基本法。

反对派尽显不民主本性

如果反对派在这两个伪命题上“拉布”,一个接一个的排队发言,有关发言会将记录在立法会会议过程正式纪录内,随时成为他们不拥护基本法的证据。正因为如此,反对派内心虚怯了,不敢发言但又要拖时间,于是转变策略,提出了“中止待续议案”,以这样一个题目发言,并且一次又一次提出点算出席人数,先要花了会议的九小时,实行“无声拉布”。这不是他们的胜利,而是说明了他们没有真理,没有民意,做了缩头乌龟,败得很惨。

另外一个战场是九龙西立法会补选。九西两个议席本来应该在3月一起进行补选,但反对派玩弄司法覆核的把戏,推迟刘小丽议席的补选,分拆成为两次,将补选安排由比例代表制改为了单议席单票制度,他们满以为可以稳操胜券。反对派虽然机关算尽,但一场所谓的“初选”,“选出”姚松炎代表参选,并且打压温和派冯检基参选的替补机会,这一切都看在选民眼里,结果造就民建联的郑泳舜打破立法会单议席单票的选举惯例,成功为建制派夺取多一个议席。

刘小丽日前决定撤销上诉为参加补选铺路,其安排同样破坏了民主的原则,践踏“初选”顺序递补人选的承诺。更糟糕的是,刘小丽把这个议席当成是自己的私有财产,私自决定由工党的李卓人是顺序递补的人选,完全将民主党和民协排斥在外,结果再一次引起反对派内讧。刘小丽和李卓人的独霸行为已经输掉了道德、输掉了民主的价值观,留下来的是反对派内部的反目和内讧。不公正、不民主已经成为了反对派处事的惯常的方式,这正是选民进一步抛弃反对派的必然的理性选择。

文 | 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