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评论:反对派恶化香港政治氛围

在今年3月11日现届立法会4个议席补选后,反对派陷入了空前困惑。他们急于找到出口。两个月后,施出了新的招数。

一是主张“本土自决”的“香港众志”,5月25日在其成立两周年晚宴上宣布,由“政党”转型为“民间政治团体”,告别议会路线,专注民间社会运动。理由是其领袖人物罗冠聪被取消现届立法会议员资格、其主要骨干周庭不获批准参与3月11日补选,反映“香港众志”作为“政党”的参选之路已遭封杀而中断。

转型为参选作准备

其实,明眼人一目了然,这是“香港众志”为现届立法会余下两个议席补选做准备。“你看,我已不是政党了,我的成员报名参选能拒绝批准吗?”

然而,决定任何一个团体成员是否符合参选立法会资格,不是看该团体是否“政党”或“民间政治团体”,而是看该团体政治纲领或政治口号。“香港众志”一天不放弃“本土自决”主张,无论其领导层如何自我标榜,都改不了触碰“一国两制”和《基本法》政治底线、法律底线的本质。

还需要指出,至今香港是没有政党,有的是根据社团或公司法律注册成立的政治团体。所谓“政党”和“民间政治团体”的区分是没有实质意义,“香港众志”始终是“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的一部分。

就在“香港众志”重新化妆后的第四天,5月29日被取消现届立法会议员资格的刘小丽,宣布撤回关于其被取消议员资格的上诉。从而,把现届立法会余下两个议席之一,即九龙西选区的一个议席的补选提上了日程。本来,刘小丽是和另一位被取消资格的新界东选区的梁国雄一起上诉。反对派新做法,既保留一个经更高级司法机关来挑战特区政府的机会,又让九龙西选区的馀下一个议席提前补选。

关于立法会议席空缺的补选,香港有关法律有时序上的规定,有关当局不可能等梁国雄上诉结果来同时安排两个议席补选。反对派原打算迎接两个议席一起补选,如今提前“决战”九龙西的意图很清晰,就是不甘心3月11日在九龙西“铩羽”,担心“夜长梦多”,九龙西第二个议席补选与3月11日第一个议席补选相隔时间长了,反对派在九龙西的影响进一步退化。

在刘小丽宣布撤销上诉的同时,反对派披露已确定刘小丽将再度披甲上阵、争取重夺议席;为应对特区政府可能不准刘小丽参选,工党李卓人被确定为“后备”。

反对派为迎接3月11日补选曾进行内部初选以确定参选人,尽管“初选”结果未被严格遵守,民协老将冯检基做了“牺牲品”,但是大体上总算是演了一齣标榜“民主”的“初选”把戏。这一回,连“民主”把戏都不玩了,索性由反对派背后势力决定,透露的是反对派后台老板内心十分焦虑。反对派只有在自信的时候,才施施然地玩“民主”把戏。

时代洪流不可逆转

特区政府面对一个挑战:是应当拒绝刘小丽参选抑或让她做“姚松炎第二”?希望特区政府“扎紧篱笆”,严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解释。

无独有偶,6月1日本港一家网媒以“独家新闻”报道,美国国务院不久前向美国国会提交一份报告,指责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去年10月拒绝美国关于引渡一名疑犯的要求,将此人交给了北京中央政府。尽管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办公室公开予以澄清,对美方不负责任的指责表示遗憾,但是“拒中抗共”媒体依旧炒作。

然而,这一切注定是徒劳的。坚持政治立场是一回事,不懂审时度势是另一回事。一股不懂审时度势而顽固挑战“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政治力量,是不可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长期立足的。不是谁要禁止他们,而是他们逆时代洪流。香港必须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公开对抗国家政治制度和执政党的政治力量怎么可能“螳臂当车”?问题是反对派恶化香港正在和缓的政治氛围,给香港添烦添乱,不可避免地分散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的宝贵精力。对此,特区政府应坚决回击,尽快遏制,聚焦经济民生。

文 | 杨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