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人大法学博士:彭定康双重标准“唱衰”香港

梁天琦因旺角暴动罪成,在高等法院被判入狱六年,判刑合理,对其他欲为所谓政治理想而意图诉诸暴力的年轻人,有警醒及阻吓作用。法官在判刑时十分清晰指出,就算对政治不满,都不能诉诸暴力,否则就不是什么言论自由,而是彻首彻尾的犯罪行为,会受到法律制裁。但是,前港督彭定康及英国的“香港监察”等外部势力,对梁天琦案的判刑表示“失望和忧虑”,明显借题发挥,干预香港事务,以政治干预法治,企图继续搞乱香港。

梁天琦的代表律师求情时,把暴动原因归咎于他那一代人贪图逸乐、推卸争取民主的责任,而梁天琦力争民主,勇于承担,“希望改变香港”,更指案件涉及政治,梁天琦与一般罪犯不同,法庭判刑时应予考虑。这些讲法完全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亦暴露出梁天琦对所作所为毫无悔意,更意图诿过于人,把过错推给社会。

当然,法庭绝不接纳以犯案动机或政治诉求作为求情理由,法官重申,判刑只会考虑案中的暴力使用和破坏安宁的程度,而且很明显是次暴动有组织、有计划,无论被告背后有什么良好动机、崇高理念,法庭都不能姑息暴力行为,刑期必须反映罪行的严重性和具有阻吓性,警惕其他人切勿以身试法!

以“监察”为名干预香港

本案绝对不是反对派口口声声攻击的“政治迫害”,警方与律政司都是基于证据作出检控,法庭更是基于证据作出判刑,彰显香港是法治社会,不会因政治而影响法治!

但是,由英国现任和过气政客组成的英国非政府组织“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一向自称监察香港人权、自由和法治,促请中英两国政府履行《中英联合声明》责任,说要为香港“发声”,每当香港发生重大政治事件,“香港监察”都会出来说三道四,指指点点,以“监察”为名,干预香港。这次也不例外。

法庭宣判梁天琦刑期当日,“香港监察”又发新闻稿,表示前港督彭定康和其他英国政客,对梁天琦案的量刑感到担忧,批评这是特区政府威吓民主运动、削弱言论自由的表现。彭定康更说,对于特区政府以《公安条例》起诉“抗争者”,对梁天琦实施极端的判刑感到失望和忧虑,批评特区政府滥用《公安条例》,而该条例亦不符合联合国人权标准。

彭定康等英国政客完全无视梁天琦在旺角暴动的违法暴力行为。梁天琦及一众示威者,当晚滥用暴力,袭击正在执勤的警察,完全是犯罪行为,跟言论自由或政治诉求无关。况且梁天琦的审讯经过公开透明的司法程序,并经陪审员审讯后,一致裁定暴动罪成,一切皆依法、依程序进行,梁天琦亦充分运用抗辩权,其法律权利丝毫无损,审讯公平、公正、公开进行,充分体现了香港的优良法治。

同样的违法暴力事件发生在英国,令英国的法治受冲击、公众利益受损,彭定康之流的政客在评论时就有不同说法。可见,外国政客“唱衰”香港,完全是双重标准,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2011年8月,因黑人青年被英国警察射杀而引发的伦敦骚乱(或被称之为“伦敦暴动”),从8月6日晚上在英国首都伦敦爆发一连串骚乱事件,持续到8月10日才平息,骚乱蔓延至全英7个城市,很多房屋被烧,店铺遭到抢掠,经济损失严重,导致5人在与骚乱相关的事件中死亡。

英国法院严惩伦敦骚乱违法者

事后,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称要严惩骚乱的肇事者,当时的内政大臣、现任英国首相文翠珊更谴责骚乱行为是“绝对的犯罪行为”,并要求法律制裁。事后超过3,000人被捕,并迅速被送上法庭及获重判。有在骚乱中被判刑者提出上诉,其中包括只是通过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煽动骚乱而被判4年监禁的两名青年,英国上诉法院驳回了上诉申请。法官在判词中指出,伦敦骚乱的犯罪者行为无法无天,其程度令人极为震惊,完全无法接受及不可原谅,判刑要起到惩罚和震慑的双重作用。

可想而知,当国家安全、公众秩序受到严重威胁及破坏时,普通法的鼻祖英国也实施严刑峻法,强调刑罚必须有阻吓性,否则后果堪虞,无法恢复国家的法律和秩序。那时,怎么不见彭定康指责英国政府和法庭“削弱言论自由、打压人权”?

香港法庭审理旺角暴动,作出判决,是中国内政,干卿底事?香港有良好法治、司法独立,一切依法办事,有严谨的法律程序,这些都是承袭自英国的普通法制度,按照基本法完整保留下来,运作良好,市民的人权自由丝毫无损。

香港警察处理旺角暴乱高度克制,反而受伤人数最多。梁天琦等旺角暴乱的参与者无法无天,必须受到法律严惩。彭定康等英国政客“关注”案件,其实是找名堂干扰香港,绝对不能接受。如果伦敦骚乱判刑后,别国发表类似彭定康之流的言论,不知彭定康等人作何感想?

作者:黄国恩 执业律师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彭定康 香港 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