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说梁天琦判刑过重 公民党居心叵测

参加旺角暴乱的“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早前被裁定暴动及袭警罪成判监6年。反对派事後不断发表反对判决的言论,有人说:“判刑太重了,特区政府癫了”;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则别有用心说:“六七事件”多处出现炸弹、多人死伤,并持续多个月,但有被告判监年半至两年,难怪很多人认为和旺角暴动案相比,刑期不成比例云云。

推动青年人做“炮灰”

拿旺角暴乱和“六七事件”作比较是不公平的,那时候是港英政府对爱国者採取镇压,三个人走在一起就是非法集会;香岛中学学生放学被警员截停搜查,结果被捕并判监十二个月;学生在校内派传单,判处二十四个月的监禁;大公报记者黄泽被控非法集会、发表煽动性演说等罪,判处五年的监禁;更有一批爱国人士不经过进行起诉就关进了“集中营”。

那个时候香港是实行“紧急法例”,即使当年的《公安条例》亦没有暴动罪,公民党的大律师把两者拉在一起相提并论,完全没有法理依据,更没有公平性和可比性。难道说,梁家杰想今天实行港英时代的“紧急法例”?

梁家杰所谓“梁天琦刑期太重”,其目的是想推动更多青年人今後走上街头参与暴动,为公民党的乱港路线当“炮灰”,踏着梁天琦的足迹前进,继续坚持“违法达义”。

公民党的大律师和戴耀廷欺骗青年人说:违反法律目的就是要说明法律的不公正,一般来说仅仅是判决社会服务令,不会留下案底。不论是梁家杰或余若薇,他们的子女都没有上街“违法达义”,他们只会送自己的子女到外国去留学,然後与有钱人对亲家,享受荣华富贵。

公民党的大律师很清楚知道,即使在英国,如果判处暴动罪名成立,刑期是5到6年。香港1970年修订的《公安条例》第19条,暴动罪的最高刑罚是监禁10年。

公民党的大律师这一回夥同彭定康出击,跟着彭定康的腔调说,“想不到《公安条例》是用来对付香港的民主人士,压制不同的声音,使判决变得极端化。”这样只能说明,彭定康在管治香港的最後时期暗中埋下“地雷”,煽动鼓励其支持者在回归後破坏“一国两制”,大搞分裂国家的活动而已。

彭定康和公民党其实对於法律存在“从轻发落”和“从严处理”两个极端标準。例如2011年,英国伦敦一名警察开枪射杀黑人疑犯,结果触发全国多个城市发生暴动,在他们眼中法庭必须“从严处理”;但煽动香港青年人搞“港独”,纵火掟石头、袭击警察时,就要考虑他们是出於崇高的理想,要“从轻发落”,判处社会服务令就好了。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陈光 公民 梁天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