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亲反对派学者歪曲全球局势

去年底今年初,以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视中国和俄罗斯为其主要对手,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进入关键时期,即美国开始全力阻挠和破坏全球重心由西方(欧美)向东方(亚洲)转移。美国对中国的一系列打压举措,由此而来。在可预见未来,中美关係的基调是较量,妥协是局部和暂时现象,双方都在探索如何以不发生全面军事对抗为底线,寻求符合双方力量对比和核心利益的定位。

迎合美国调整全球战略

对此,香港的“拒中抗共”势力的反应耐人寻味。虽然不妨把他们坚持“结束一党专政”或者“本土自决”、“港独”纲领视为配合美国全球战略调整,但是,其主要政治团体至今没有就全局格局调整和中美关係演变发表评论。

然而,不能忽略的,是若干亲反对派的公共知识分子在他们最近评论中,站在美国调整全球战略一边。他们具体有两种表现。其一,把朝鲜半岛局势明显缓和,归功美国无可匹敌的武力,称:朝鲜最高领导人是在评估了朝鲜及其靠山的实力大不如美国之後,主动“乞和”。所谓“朝鲜的靠山”,没有点名却呼之欲出。

另一种表现,是把美国视中国为主要对手的责任归咎中共十九大和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修订国家宪法,质疑国家最高领导人不遵守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和仿效江泽民“闷声大发财”。

前一种表现,是香港亲西方分子的一贯本能式反应——唱好美国,贬损中国。後一种表现,却是提出一种观点来解释全球局势演变,需要廓清。

无论邓小平还是江泽民,他们所提倡和实行的中国对外战略,都是从他们所面对的国际局势出发,维护和发展中国核心利益。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解体、东欧变天的特定国际环境裏,中国需要“韬光养晦”也可以“韬光养晦”。第一,西方国家忙於处理苏联解体、东欧变天带来的一系列问题,能够用来对付中国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第二,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处於十字路口,需要集中时间和精力来寻找正确目标;第三,西方国家低估了中国发展潜力,在这样的意义上,他们错过了遏制中国的最佳时机。

必须指出,“中国崩溃论”就是上世纪90年代初问世的。那是美籍日裔政治学家福山鼓吹“历史终结论”被西方世界以为成真的时候。在西方战略界,以为中国即将步苏联和东欧国家後尘者不乏其人。

进入21世纪,恐怖主义耗费了美国的主要时间和精力,使美国分身无术,让加入世贸组织的中国迅速吸引全球资本,成了当代世界最大投资热土。美国尚未从反恐战争脱身,2008年“百年一遇”金融危机袭来。一路跌跌撞撞,终於到了发觉需要也可以把主要力量用来遏制中国的时候。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