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中美贸易战如何影响香港?

图:贸易问题牵一髮动全身,贸易纠纷在以往的经济周期经常出现,贸易表现如果出现逆转,会放大香港GDP放缓的问题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香港《大公报》报道,短期内找到共识的难度很高,中美对进口货物互徵关税的贸易战迫在眉睫。香港相信会受到一定影响,惟对於影响程度轻重,市场存在分歧。要作出有效判断,就要对中美商品贸易及香港所扮演的角色进行分析。

论经济规模,香港排在全球第37位,2017年时为2.66万亿港元或3414亿美元,但香港却是全球第七大商品贸易国(无论进口、出口还是整体商品贸易量均排在全球第七),2017年商品进出口分别有4.36万亿港元和3.88万亿港元,加总相当於香港GDP的310%,反映香港高度外向型的经济结构和商品贸易的重要性。香港在商品贸易当中一向是进口多於出口,在进口当中有约四分之一为留用进口,其馀则转口到其他目的地。由於香港本地已经没有什麼製造业,故转口佔整体出口的比重高达98%,香港商品贸易因此有大进大出的特点。

转口贸易遭遇衝击

从贸易夥伴的角度来看,进口方面,中国和美国分别是香港第一大和第六大进口来源地,2017年香港进口自中国和美国的商品货值分别为20301亿和2137亿港元,佔整体进口的47%和5%。

出口方面,中国和美国分别是香港第一大和第二大出口目的地,2017年香港出口往中国和美国的商品货值分别为2.1058万亿和3302亿港元,佔整体出口的54%和9%。

美国和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两个商品贸易国,根据美国商务部的统计,2017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价值5056亿美元的商品,同时对中国出口价值1304亿美元的商品,互为对方最大的商品进出口贸易夥伴,两国之间的贸易战肯定会影响双边贸易,进而影响香港的转口贸易。

假设出现最坏情形,即美国对大部分甚至全部来自中国的进口徵收关税,中国亦对全部来自美国的进口徵收关税,那麼中美双边贸易量相信就不可避免会减少。由於香港的中介地位,把来自中国的部分货物转口往美国,把来自美国的部分货物转口往中国,直接的影响就视有关的转口贸易减幅有多少。

根据政府统计处的统计,在2017年经过香港转口销往其他目的地的中国货物总值有2.2268万亿港元,其中有2775亿港元转口往美国,佔所有来自中国转口货值的12.5%;而经过香港转口销往其他目的地的美国货物总值则为1157亿港元,其中有732亿港元转口往中国,佔所有来自美国转口货值的63.2%。数据显示,经过香港转口的中国和美国货物总值约佔整体的15%,佔中美贸易总额的7%。

就金额而言,中国货物通过香港转口往美国的货值是美国货物通过香港转口往中国的货值的3.8倍。但就比例而言,经香港转口的美国货物有接近三分之二是去了中国,显著高於经香港转口往美国的中国货物12.5%的佔比。而且中美双边贸易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都有约7%是通过香港转口往对方市场。据此,中美贸易利用香港的中介地位可说是各取所需。

经济增长加速放缓

表面来看,中美贸易经过香港转口的金额为3507亿港元(2017年),只佔香港同年商品进出口贸易总额8.2万亿港元的4.3%,即使贸易战全方位进行也不可能令中美双边贸易和经香港的转口完全停顿,那麼香港直接受到的影响也就应该有限。然而,这样的评估未免过於简单,因为香港以转口贸易为主的出口造成了大进大出的格局,所处理的商品贸易量庞大,是香港GDP的3.1倍,中美贸易经过香港转口的3507亿港元货物就已经相当於香港GDP的13%,贸易上牵一髮而动全身在以往的经济周期经常出现,贸易如果逆转会放大香港GDP放缓的问题。此其一。

其二,根据美国的统计,2017年来自中国的进口有5056亿美元。如果因为关税令这5056亿美元的中国对美出口受到较为显著的影响,就会影响整个产业链,因为中国需要进口大量的原材料、半成品等才能完成最终的产品出口到美国市场。2017年香港出口往中国的货物总值达2.1058万亿港元(当然当中绝大部分为转口),如果中国出口往最大的美国市场受阻,就会连带影响经过全球经香港转口往中国的贸易,有关影响甚至可能超出中美贸易经过香港转口的3507亿港元的总量。

其三,美国的贸易战不限於中国,对其盟友和主要贸易夥伴如加拿大和欧盟也不惜一战,特朗普的思维是美国一年的商品贸易赤字有7962亿美元(2017年),可谓输无可输。美国与北美、欧洲和亚太区之间商品贸易的赤字分别有886亿、1737亿和4671亿美元,惟美国与北美、欧洲乃至亚洲除中国以外的商品贸易需要经过香港转口的相信极低甚至为零,因此对香港的间接影响还是主要源於中美贸易及其带动的中国与亚洲贸易夥伴之间的贸易,例如2017年台湾经香港转口往中国的商品货值达3104亿港元,韩国则有2048亿港元,日本有1548亿港元,马来西亚有820亿港元,泰国有578亿港元,菲律宾有393亿港元,新加坡有427亿港元等。

其四,要寻找替代市场并不容易。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统计,在美国之後,全球第二大商品贸易赤字国是英国,其2017年贸易赤字为1991亿美元,是美国的四分之一,排第三则是印度的1489亿美元赤字,再往後的贸易赤字则不足1000亿美元,排第十位的加拿大其贸易赤字只有209亿美元。而全球十大商品贸易赤字国裏面,有五个新兴市场:印度、土耳其、巴基斯坦、埃及和菲律宾。这些市场或较难完全吸收中国对美国的出口。

贸赤问题并非鸿沟

据此,贸易战对香港会有影响,而且不宜乐观,既因为香港处理的商品贸易量庞大,还因为香港的贸易和物流业是香港四大支柱产业当中最大的,所创造的增加值佔香港GDP的22%,并僱用19%的总就业人数。惟香港是自由贸易港,以往国际贸易无论是周期性还是结构性因素带来的影响均全数体现,贸易战的影响最坏相信也比不上2009年因为全球金融海啸而录得的进出口双位数字的下跌(2009年香港GDP因此而下跌2.5%)。到了2015年和2016年,香港的商品进出口连续两年录得低单位数字下跌,惟香港GDP就得以保持2.0%以上的温和增长(2.4%和2.2%)。到了2017年在商品进出口录得8.7%和8.0%的较快增长之下,香港GDP增幅加快至3.8%。

以此推断,如果贸易战拖累香港进出口由升转跌(又非暴跌)的话,较有可能的情形是香港的经济增长放缓到与2015年和2016年相似的温和步伐。

最後,据美国的统计,2017年来自中国的进口为5056亿美元;而据中国的统计,中国对美出口同年为4332亿美元,两者之差除了进出口的定价方式差异、附加值的界定等因素外,就是经过香港转口往美国这一部分。对美国而言,全部以原产地计入来自中国的进口;对中国而言,则只计入对香港而非美国的出口。由於香港本地製造业式微、港产品出口很少是众所周知的,故增加香港转口中国货物往美国相信难以有效改变美国的看法。

同理,由於港产品出口少,根据美国的统计,2017年香港与美国之间的商品贸易美国是录得326亿美元的盈馀的,金额接近香港GDP的一成。香港的商品贸易虽然一直有不小的赤字,但服务贸易就有盈馀,加上对外收入,香港就录得不俗的经常帐盈馀。

美国的情况其实也相类似,商品贸易大幅赤字,服务贸易则大幅盈馀,其经常帐赤字是显著小於商品贸易赤字的。这显示商品贸易赤字本身未必是不可解决的问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