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港独”陈浩天的钱从何来?

传媒日前揭露“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早前网上哭诉自己生活艰难,找不到工作。未几,他到台湾出席“台独”分子举办的论坛时,不单得到对方的豪华招待,他更有性感女郎把臂同游,丝毫不见手头拮据。

及后,网上更揭发,当日同陪伴陈浩天畅游台湾的女子,竟是另一名“港独”分子、博客“卢斯达”的前女友。本来男女感情属于私人事,但由于陈浩天与“卢斯达”虽然同属“港独”阵营,但彼此不咬弦且一直在互相较劲,现在“卢斯达”前女友蝉过别枝,自然引爆两边阵营的开火,互相攻击,再次引爆“港独”阵营的火并。

财政与私生活混乱不堪

其实,这次“港独派”的桃色事件不过是整个社运圈或曰“社混圈”的一个缩影。这些人投身社运,根本没有什么政治理想,只不过他们都属于社会的边缘人士,在社会上苦无出头,继而将自己的不得志迁怒于社会、归咎于制度,因而怨气满腹,思想偏激;加上早年受黄毓民等激进人士鼓动,导致一批不学无术、投机取巧,连基本的人格操守都没有的青年,纷纷变成所谓的社运人士,抢占传媒镁光灯,在网上大放厥辞,威风得很。

然而,这样一个“社混圈”不过是藏污纳垢之地,桃色、金钱丑闻俯拾皆是,近期的就有“香港众志”前常委、自称是虔诚基督徒的林淳轩,涉嫌“穿柜桶底”被“众志”“驱逐出党”继而消失于政坛;又有黄毓民与黄洋达为了一个月3万元的资助因财失义,由师徒变敌人,两派支持者继而互相炮轰;再有前社运人士周澄混乱的男女关系等,这些都反映了香港“社混圈”的荒唐与不堪。陈浩天的桃色事件不过是香港“社混圈”的一个反映而已。

但更令人关注的是,为什么一个无业、无所事事的陈浩天,可以在台湾花天酒地,可以毋须工作就有大量资源投入其“港独事业”之上,究竟钱何从来?

事实上,陈浩天在理工大学毕业后一直无业,他差不多是全身投入“港独事业”,其财源主要是得到“台独”组织的经济援助。去年有传媒揭发,与“台独”“藏独”分子关系密切的台湾交通大学社会学学者孙治本,多次与陈浩天等“港独”分子密会,包括“香港民族党”周浩辉、“本土民主前线”黄台仰及梁天琦、“青年新政”游蕙祯及梁颂恒等。

据报,陈浩天更一直得到“台独”组织每月资助5万元,作为“香港民族党”的运作经费及宣传费用,如果“香港民族党”要发动政治行动时,还可额外资助5万至10万元。这笔资金亦成为“香港民族党”能够一直营运的主要依靠,而“台独”组织每次都是通过一些中间人将现金给予陈浩天。

“台独”组织为什么要资助陈浩天,当中除了是推动各“独派”联结之外,也是为了配合美国遏制中国的谋略。陈浩天近期的主要工作,已不是在香港社会“煽独”,因为香港已经没有多少“煽独”空间,他当前的工作就是负责筹组成立一个名为“自由印太联盟”的反华组织。

这个联盟以“自由印太”为名,明显是为配合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遏制政策。特朗普在任内提出所谓“印太战略”(Indo-Pacific Strategy),该战略将中国视作印太地区的假想敌,指中国将对区内自由民主政体造成威胁,于是提出联合印太各国围堵中国。“印太战略”在特朗普去年十一月的印太之行后进一步强化,美国国防部前亚太助理部长葛瑞格森并表示,台湾更是“印太战略”中的要角。

“自由印太联盟”正是配合有关战略而成立,联盟筹备委员会由西藏、南蒙古、维吾尔族、香港、台湾等“独派”代表,以及日本、印度等地代表组成,未来更扬言会邀请美国、韩国、越南、缅甸等印太国家和民族的人权运动者参与。其中,陈浩天就是所谓的香港代表。

该联盟宗旨为:“透过民间力量,并游说相关国家政府,以有效之策略和方法追求和维护印太地区各民族的自由、人权与民主。”这说明该联盟是一个配合美国的“印太战略”,在中国境内煽动分裂活动,达到围堵中国目的的联盟。陈浩天近期高调负责有关筹组工作,正说明他是外部分裂势力,尤其是“台独”势力的马前卒。

“自由印太联盟”是金主

明白到这重关系,便可以解释何以陈浩天在台湾得到特殊招待?为什么一个不用工作的人,可以有资源大搞“港独党”,又有能力维持体面的生活,身边女陪更加换个不停。不难推断,“台独”分子只是担当中间人,为背后老板向陈浩天之流提供资源,让他可以专心搞“港独”,运作“自由印太联盟”。

随着美国政府加大对中国的围堵,一班“港独”“自决”分子又开始活跃起来,黄之锋与一班“民运人士”合组反华智库,并且公然与美国鹰派政客一唱一和来制裁香港。陈浩天之流的“港独”分子又再浮出水面,动作频频,香港的小气候正是由于国际斗争的大气候而来,陈浩天钱从何来?最好问问美国政府。

文 | 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浩天 钱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