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彭定康的双重标准可以休矣

彭定康糟糕的判断力在其任港督时就已暴露无遗,这一缺点至今未能改掉。当年许多人认为平稳的过渡会使香港受益,但是刚愎自用的彭定康无视这些言论,选择与中国对抗。卫奕信和尤德为彭定康打下坚实的基础,可是他却将本可有所作为的机会白白浪费。他在关键时期对中国政府表现出轻蔑的态度,滋生了彼此间的不信任。

阻挠民主 违背民意

最近,彭定康又故态复萌,选择了对抗英国政府。2016年,英国民众参与“脱欧”公投,明确表达了拿回英国处理本国事务控制权的愿望。然而彭定康却利用他上议院议员的身份,百般阻挠英国“脱欧”的进程。在今年5月议会就《退出欧盟法案》进行辩论时,他甚至反对将明年3月29日定为英国“脱欧”日。儘管《退出欧盟法案》最终通过,但是彭定康这种“非比寻常”的行为,充分暴露了他脆弱的民主可信度。

儘管他不停地宣扬香港推进民主的益处,他却不顾英国国民民主投票的结果,阻挠英国的“脱欧”进程。以任何标準来看,这都是对民主的嘲讽。曾担任欧盟外交事务专员的彭定康能从欧盟获得丰厚的退休金,他理应尊重公投的结果。如果他觉得无法积极支持本国政府,他大可以弃权。但是,身为保守党成员的彭定康却选择了给首相文翠珊增添麻烦。彭定康在评议香港事务时惯用花言巧语,因此他在英国的行为并不令港人讶异。

彭定康在去年“佔中”罪犯被审判、早前旺角暴乱暴徒被判刑之後接连发表轻率不得体的言论,现在却又对媒体声称自己一直以来都被误解歪曲。

彭定康辩称自己没有抨击负责审判“佔中”案件的法官,并指有关的报道是“无中生有”,他宣称自己的实际目标是申请司法覆核的时任律政司司长袁国强。然而,彭定康去年8月22日接受《金融时报》採访时,称监禁三名社运人士是“香港政府犯下的严重错误”,“香港政府要为这个令人遗憾的决定负责”。

彭定康似乎无法理解,他口中监禁社运人士的“令人遗憾的决定”不是由港府,而是由法官作出的。袁国强提出了司法覆核,法官如若反对,可以驳回他的申请。除非说英文转瞬间进化了,否则彭定康的言论绝没有被曲解。

心存偏见 歪曲判决

此外,彭定康的言论还透露出令人惊讶的偏见。他呼籲大家关注三名社运人士,但是却丝毫不同情他们的受害者。十名安保人员受伤,其中一人甚至不得不因此休39天病假,但是彭定康却对这些人的遭遇充耳不闻。

今年,梁天琦等三名被告因参与暴动被判刑。法官称,该暴动是“极为严重的”、“有组织的暴力”。对此判决,彭定康再次提出了抗议。这一次,他抨击了《公安条例》,称《公安条例》被利用来重判“泛民”和其他社运人士,令其失望。彭定康的这一言论再一次暴露了他的无知和偏见。

显然,判处梁天琦六年监禁的是法庭,而非《公安条例》。如果有充分的理由,法官可以作出更为宽鬆的判决。然而,证据显示示威者街头纵火,向警员投掷砖块等物品,导致多人受伤。梁天琦自己也承认在暴动中用木板击打以及脚踢警员。法官的责任在於适当地惩罚违法者,震慑今後的类似行为。

虽然约有90名警察和几名记者在暴动中受伤,彭定康仍然只对施暴者表达关注,再次漠视受害者。暴行在英国同样是无可容忍的,彭定康不应该再继续耍弄双重标準了。

如果彭定康希望外界认真看待其言论,他就必须要客观。无论施暴者的动机如何,暴力行为都应受到谴责。法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任何忽视这一点的人都绝不是香港的朋友。

来源:大公报   作者:江乐士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彭定康 江乐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