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有一种贿选叫延后利益

有一种贿选,比一只糉一盒饼一席蛇宴来得无声无息,却又大锣大鼓大模斯样地存在着。

最近,有一种新形式的疑似贿赂行为,名字跟钱似乎没半点关系,叫“周庭模式”,大家会以为这只是一种筛选候选人的方法。

什么是“周庭模式”?即是由被取消议席的人士或政党,去钦点此议员空缺的补选人选。举个例,上回因罗冠聪被DQ,于是这议席空缺,他点名让周庭出战,因为此位置本是“香港众志”囊中物,由同一党的人补上,理所当然。

后来周庭报名参选时又被DQ,于是游戏玩法,是再由周庭钦点区诺轩出战,虽然区诺轩不是“香港众志”的人,但竞选时大家有眼见,“众志”仔如周庭、黄之锋、罗冠聪都空群而出助选。结果,备受“众志”祝福的区诺轩赢了港岛区议席,顺利当上立法会议员,连议会上的座位,也选回当日罗冠聪坐过的位置,感恩之心,溢于言表。

当选后,区诺轩即公布将聘请“众志”仔做议员助理,因直选议员需要大量助理,于是,议员助理名单中不只有周庭,还有当日积极助选的黄之锋。

立法会议员每年可获发约255万元津贴,用来聘请助理和缴付办事处租金,但指引并无规定议员助理的薪酬标准。于是,有议员如金融服务界的张华峰出手阔绰,以70,500元聘请助理,月薪直逼一名议员的96,610元。

因钦点区诺轩代出战参选的周庭,当上议员助理后,会否创议员助理月薪新高?区诺轩早前在网台接受刘慧卿访问时已承认,黄之锋和罗冠聪正在他的议员办公室工作,这两位让位“功臣”、这笔选举延后利益的帐,区诺轩应该给市民开诚布公。

最近,被DQ的刘小丽又再重施故伎,搬出“周庭模式”参加补选,自己做Plan A、再钦点李卓人为Plan B。根据区诺轩的经验,“周庭模式”目标其实不在选人,而在之后的故事。如果我钦点的人赢了,对方会承诺让我做天价议员助理,请问ICAC,这是贿选吗?如果这都不算,为什么请街坊吃一只糉,都是贿选?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屈颖妍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利益 屈颖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