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冯检基批朱凯廸郑宇硕 闹爆“民主派”公然反民主

冯检基退出民协,与民协主席施德来四手相握,状似和平分手。 香港文汇报记者朱朗文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   早前在立法会补选“初选”与反对派闹不快的冯检基,昨日正式宣布退出自己有份创立的民协。他点名批评“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及“民主动力”创会召集人郑宇硕,称两人想尽办法在“初选”中“飞起”他,是公开地不民主、反民主,又指“Plan A”姚松炎在正式选举中落败,与部分市民对“民主派”的做法看不过眼有关。被问及会否参选11月立法会九龙西补选,他则以“现在没有考虑”“迟点再聊”拒绝明确回应。

冯检基退党一事前日已由民协主席施德来口中披露,双方昨日举行记者会交代详情。冯检基称,自己写书总结过去工作时“感慨良多”,忆起自己曾在社区组织协会工作,而作为“压力团体”的协会当时多次成功迫使政府在民生方面做事,但现今政党做民生工作没那么聚焦,令他萌生成立“压力团体”的念头,并在约两个月前开始与朋友商讨。

他否认退党是与民协在价值观方面有磨擦,又称当他提出退党后,被多名成员挽留,但他最终都想作新尝试,看看“‘压力团体’加政党”做民生工作会否有新天地,故决定退党另立“压力团体”与民协合作。

不过,他会留任民协旗下的民社服务中心主席。

闹爆“民主派”公然反民主

被问到是否因在“初选”感到不开心而退党,冯检基称事件与民协无关,但坦言“‘初选’无理由开心”,并批评“民主派”中人公开地“不民主、反民主、反合约精神、反对包容”,而这些虽是历史,但发生在他身上,他不可能掩盖着不说。

昨日有报章刊登冯检基访问,他称郑宇硕曾在“初选”中对他说,如果他坚持做“Plan B”会变“历史罪人”,而郑宇硕回应冯的说法时称他“不是民主运动的人”。冯检基称不知道对方的理据,但相信自己举办和参与的民主运动会多过对方,而且无人有资格批评另一人是否民主运动的人,如果有人的行为不符民主精神、价值,就不是“民主派”。

迫走“Plan B”即改口话支持

冯检基在记者会后更点名批评朱凯廸和郑宇硕。他称“初选”容许任何人做“Plan B”,“系唔容许冯检基做‘Plan B’啫嘛”,反问自己“有乜错”,而如果“初选”搞手觉得他已是建制派,大可不容许他参加“初选”,“你畀得我参加‘初选’,就系接受我系呢个派嘅人,当呢个派嘅人去选,选咗排第二之后,然后谂尽办法飞起佢,仲系公开做。”

他首先向朱凯廸发炮:“朱凯廸1月21号喺facebook写到清清楚楚话唔要冯检基,22号我宣布退(不做‘Plan B’)之后,佢又写另外一段嘢,话‘我由头到尾都支持冯检基㗎啦’,两日咋,你睇吓呢啲嘢?可以公开咁相反、同事实咁不符嘅?呢啲系咪‘民主派’要做嘅嘢?”

冯检基又说郑宇硕曾称“只要有一个反对(不按机制办事),我哋都支持冯检基做‘Plan B’”,“咁点解(1月)15号、17号、18号‘非建制派’开完一次又一次会,都系讨论唔要冯检基做‘Plan B’?每次会都超过一个人话唔郁得(机制),我哋要坚持个制度,咁点解要开成3次会?第一次会有成5个人话唔郁得喎,你(郑宇硕)话一个话唔郁得就唔郁得㗎嘛,咁你郑宇硕讲咗呢段说话,点解又安排第二次、第三次会?”

他说,自己在“初选”时已讲过“民主派”的生命力在于坚持、争取并在市民面前实践民主,“如果‘民主派’公开地不民主,‘民主派’生命力就无㗎嘞。”

“Plan A”姚松炎在正式选举中落败,冯检基认为部分市民、包括民协支持者对“民主派”的做法看不过眼,所以姚松炎在被认为是民协“票仓”的一些选区失票,就是这个原因。

郑宇硕昨日回覆传媒时重申,自己不当冯检基是“民主运动”的人,而这是他观察对方行为后的个人感受,又称对方在“初选”时有权否决退选建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