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岂可在国家安全定义上误导公众

特区政府引用《社团条例》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是符合国际标准、公平合理的做法。1997年回归前夕,候任特首办在修订《社团条例》时引入“国家安全”的条文,其定义“采纳自联合国于1990年出版名为《法律下的个人自由》的刊物”,条例草案的字眼和内容是参考美国联邦刑事法第115章“叛国、暴乱及颠覆活动”第2386条“特定组织登记”。因此,《社团条例》国家安全定义清晰、明确,符合国际标准。

《社团条例》把“国家安全”明确定义为“保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及独立自主”,但反对派声称,国家安全“定义模糊”,违反国际标准云云。公民党更发表声明,声言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引用国家安全作为理由,但国家安全“定义模糊”,特区政府可“随意滥用”,构成“人权威胁”。支联会李卓人则散播歪理,称该“国家安全”定义“唔系用香港人定义,而系大陆定义,佢话乜嘢系国家安全都得”,当局可以将“红线拉到无限阔”。

反对派的国家安全定义违反国际标准

反对派引用《锡拉库扎原则》和《约翰内斯堡原则》,指“只有在保护国家存在、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免受武力或武力威胁”,才可基于国家安全合理限制某些权利,以及“言论与可能出现或出现暴力之间存在直接和实时关系”(《约翰内斯堡原则》第六项),才可限制被视为威胁国家安全的言论。据此,反对派声称《社团条例》的国家安全定义违反国际标准。

不管反对派是无知还是蓄意误导公众,事实上《锡拉库扎原则》和《约翰内斯堡原则》并非国际公约或条约,对各国并无约束力,联合国也没有采用这些原则,作为条约以外的标准。这些原则由一些目光短浅的学者和人权专家拟订,其标准超过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要求。正如《约翰内斯堡原则》的其中一名起草人Frances D'Souza证实,至今未有国家采纳第六项原则。

《社团条例》关于国家安全的定义符合国际标准,更体现在联合国有关声明和文件中。联合国在2016年1月19日发表的一份主席声明中,安理会强调国家当局在促进包容性发展方面负有首要责任,时任秘书长潘基文强调,维护国家安全依然是联合国宪章的宗旨。

1960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明确指出:“任何旨在部分或全部分裂一个国家的团结和破坏其领土完整的企图,都是与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相违背的。”1993年联合国人权世界会议的宣言指出:“自决的定义,不得被解释为授权或鼓励任何行为,去部分或完全分解或损害主权独立国家的领土完整及政治统一的行为。”两年后联合国大会在其50周年的宣言中重申了这个原则。

政府依法堵塞漏洞维护国安

观察当今世界各国国家安全立法,无不注重适应各国政治文化、法治传统,构建从宪法到基本法律再到单行立法、附属立法,覆盖国家安全体制机制、机构职权、运作程序、运作规则等内容的法律体系。

安全,关乎人民的最基本利益。安全,也是一个国家屹立于当今世界的最基本要求。维护人民利益,保障人民安全,是国家的最基本职责。国家安全,是国家担负起保障人民安全职责的根本前提,人民幸福安康的基本要求,是安邦定国的重要基石,也是“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的重要保障。

反对派在国家安全定义上误导公众无法得逞。特区政府此次对“ 香港民族党”采取的禁制行动,是在经过长时间观察和收集大量证据后作出的,是一项既有坚实法理基础,亦有充分事实依据,更有主流民意支持的合理合法行动。

1997年回归之后成立特区,香港已经成为国家整体的一部分,对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保安局和警方更责无旁贷。此次作出将依法禁止“ 香港民族党”运作的决定,有力维护国家安全和港人根本利益,得到广大市民认同和支持。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特区政府引用《社团条例》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彰显特区政府完善香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制度的努力,堵塞维护国家安全的漏洞。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杨志强 香港工商专联会会长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