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外国记者会为何不请“新纳粹”组织演讲?

这边厢保安局正引用《社团条例》取缔“港独”组织“香港民族党”,那边厢香港外国记者会(FCC)却公然邀请其召集人陈浩天以“香港民族主义”为题作公开演讲。这显然是一种不怀好意的挑衅,等于美国政府在搜捕拉登之时,香港外国记者会会邀请“基地”的成员作公开演讲吗?当然不会。外国记者不但不会,更会全力配合华府的舆论导向,绝不会以什么言论自由之名为恐怖分子、为分裂分子提供宣传平台。惟独是香港外国记者会却将“港独”分子视为上宾,这究竟是要宣扬言论自由还是分裂自由,恐怕他们心里明白。

对于香港外国记者会的挑衅行为,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强调,坚决反对任何外部势力为“港独”分子提供散播谬论的讲台。公署曾派代表要求FCC重新考虑邀请陈浩天演讲的决定,惟FCC表示不会撤回。为什么FCC坚拒撤回有关论坛?当然不是因为陈浩天的演讲有什么价值。陈浩天不过是外部反华势力的棋子,一个住公屋的“双失”青年,无钱无资源无政治能量,能够营运一个“港独”组织,背后没有反华势力的支持有可能吗?FCC对陈浩天“另眼相看”,看重的不是陈浩天,而是其背后的外部势力,企图为其“呼冤”,向特区政府施加国际舆论压力。因此,FCC才要搞出这样一个公然为“港独”打气的论坛。

这不但表明FCC甘于为某些政治势力服务,更暴露其双重标准,诚信破产。FCC经常讲国际标准,什么是国际标准?欧洲人权委员会在1976年,因为有人于意大利尝试重组法西斯党作出裁决,指在考虑各国具体情况的前提下,认为政府可为了保护他人的权利和自由而施加限制,包括针对某些政党颁发禁令,并强调:“给意大利的法西斯政党以刑事处罚也是保护公共秩序所必须的。”德国政府亦曾于2016年3月,宣布取缔一个名为“白狼恐怖团”的新纳粹组织,表明该组织公开宣扬仇恨。2016年,英国留欧派国会议员考克斯被枪杀,新纳粹组织“国家行动”在社交网站赞扬极端白人主义枪手。英国首度引用反恐法,把“国家行动”列为恐怖组织,依法取缔及禁止其一切活动。这就是国际标准。

奇怪的是,在欧洲各国大力打击分裂势力、打击极端势力、严重“损害”市民的结社及言论自由之时,外国记者会去了哪里?为什么不立即邀请这些人作公开演讲,指责各国政府无理打压其言论自由?欧洲各国的反对党议员,为什么没有如香港的反对派议员般,一边出来说不支持“港独”,一边指不应该打击“港独”组织?为什么FCC在关系国家主权、分裂等问题上,对于西方和香港存在如此双重标准?香港外国记者会不应该出来交代吗?

第四权对于社会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如果一些记者组织,利用第四权的身份,甘于作某些势力的打手,逆反自身专业操守,例如香港的记协对于《苹果日报》以及其他报章的双重标准等,这样的行为只会将自身的声誉毁掉。香港外国记者会今日可以邀请陈浩天,明日就可以请“台独”、“藏独”、“疆独”分子作演讲,这样的行为可以容忍吗?还算是言论自由吗?对于香港外国记者会公然挑战国家主权界线,理所当然要作出反制。

文 | 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纳粹 记者会 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