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梁振英对外国记者会再次画出反“港独”红线

在香港,“香港民族党”和其代表人物陈浩天,已经成了过街老鼠。特区政府保安局正在作出取缔“香港民族党”的决定,但就在这一敏感时期,香港外国记者会(FCC)却高调地替陈浩天举行专场演讲会。消息一出,立即引起全港公众哗然,市民强烈质疑,一个在香港注册的外国组织有何权力公然举行支持“港独”的活动?而外部势力替“港独”提供宣传谬论的平台,究竟意欲何为?

全国政协副主席、前任行政长官梁振英,一直以来都被视为全港反“港独”、反分裂、反外部势力干预的第一面“大旗”。近年来,他密切留意外部势力与“港独”勾联情况,屡屡用各种形式发出警告。针对FCC此次违规、违法举动的严重性,梁振英两天内连续公开刊出两篇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外国记者会请什么人讲什么题目,不能随心所欲”;“他们应该知道‘港独’是绝对的和清晰的红线”!梁振英进一步指出:“世界并不太平,香港万万不能成为棋子”!

香港绝不能成为外国势力“反中乱港”的棋子,梁振英的论点一针见血。显而易见的是,外国记者会当前藉“港独”事件来挑战中国国家主权原则,如果不及时遏止这股逆流,任由事态恶化下去,香港将难免滑向动乱的深渊。梁振英对此次严重事件提出的强烈质疑,引起了全港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这是对以FCC为首的外部势力画出清晰的反“港独”的红线。这些组织若再不收敛、继续为“港独”张目,必将受到全港市民的抵制,必将尝受一切政治与法律的后果。

外国记者必须遵守中国法律

在外界强大压力之下,事件的主角─外国记者会昨日发出一份所谓声明,一方面声称“完全遵守法律”,另一方面又继续替其为“港独”张目之行为辩护。然而,这份声明处处体现该组织的虚伪,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是,FCC真的“完全遵守法律”吗?首先,FCC故意模糊要遵守哪里的法律。香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宪法具有最高法律地位和效力,当中对主权及领土完整的规定亦已十分清晰,但该组织邀请“港独”代表人物演讲,又岂是“完全遵守法律”的体现?其次,即便以香港特区其他法律而言,《基本法》对国家主权作了严格且清晰的规定,而《社团条例》等亦有相应的规定,若真“完全遵守法律”,为何视本地法律于不顾?

香港市民看得十分清楚,外国记者会所作所为是在替自己违法违规的行为狡辩。不论是什么组织,只要是在中国领土之内,就有遵守中国法律的义务和规定。即便香港实施“一国两制”,但在主权、安全与发展利益的原则问题上,绝无妥协的空间。FCC没有任何权力、没有任何资格可以如此恣意妄为替“港独”张目。梁振英对此有十分精辟的驳斥:“外国记者会请什么人讲什么题目,不能随心所欲”、“外国记者会应该知道‘港独’是绝对的和清晰的红线。”明知“港独”是政治红线,明知“香港民族党”正面临被取缔的事实,还要替其张目,所安何心?事实上,FCC此次的表现,已经构成了对中国国家主权的严重侵犯。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允许一个外部势力在本国领土上,如此肆无忌惮地鼓吹分裂本国领土的言行!

言论自由必须以守法为前提

从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发言人,到英国外交部,乃至香港的一大批“泛民”头目,再到此次的外国记者会,无一不将“言论自由”挂在嘴边。在他们的话语体系下,只要打着这一旗号,就可以推卸一切责任。问题在于,世上岂有绝对的言论自由?一个最基本的政治与法律常识是,任何自由都是基于在合法的基础上,言论自由绝非违法的借口。以美国为例,极不可能允许以“言论自由”之名去进行支持恐怖袭击的活动,更不可能出现以“言论自由”之名去进行种族歧视的行为。而就在不久前的8月3日,德国的宪法法院作出一项判决,指出“散播经证明为不实的主张和蓄意谬误的意见,不受言论自由保障”。如果将案件换作是“港独”,那么以所谓的西方标准,“港独”又岂能受到“言论自由”的保障?

外国势力的意图其实并不难理解,就是要以言论自由去混淆维护国家安全的概念,误导香港社会。FCC在昨日的声明中还如此冠冕堂皇地称:“我们相信,在香港这样的自由社会当中,容许人们自由发表意见及辩论,是至关重要,即使不认同对方的意见。”“港独”已经到了违法境地,绝非“不认同对方意见”如此简单儿戏。梁振英对此一针见血地指出:“外国记者会不会请黑社会头目讲黑社会的主张,不会请恐怖分子教人如何骑劫飞机,为什么要请陈浩天讲‘港独’?自由没有绝对,言论自由也没有绝对,西方国家也有严格限制言论的法例和政策。”梁振英的这一精辟分析,有理有据有节!请FCC收起“言论自由”的幌子,勿再侮辱港人智慧,低估中国民众的情感。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