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外国势力缘何奏起“撑独”大合唱?

取缔煽动“分裂”、“叛乱”的组织,在全世界包括反对派口中的“民主国家”,都是理所当然之举。德国政府在2016年3月,宣布取缔一个名为“白狼恐怖团”的新纳粹组织,理据就是该组织公开宣扬仇恨。按部分反对派的说法,这些组织只有言论,并未有发动恐怖袭击,理应属於言论自由範畴,为什麼这些国家依然要打压其结社自由?可惜的是,香港外国记者会当时并没有提出任何质疑,也没有邀请“白狼恐怖团”的成员作公开演讲,原因是他们也知道打击分裂组织才是真正的国际惯例。

公然挑战中国国家主权

既然如此,现在一些外国组织公然为陈浩天声援“呼冤”,甚至如香港外国记者会般公然邀请其作主讲嘉宾,完全是双重标準。

首先,目前有关取缔程序正在进行,陈浩天正在準备申述,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香港外国记者会在这个时间邀请陈浩天演讲,不但不合适,更有向司法机构施压之嫌。

更重要的是,香港社会有充分的言论自由,却没有“煽独”的自由,不但香港没有,美国英国也没有,就如外国记者会如果要在华盛顿邀请“基地”成员或其他鼓吹联邦分裂、“肢解美国”人士作演讲嘉宾,美国政府会同意吗?会认为这是言论自由的一种吗?当然不会,他们会视作一种挑衅,是对美国主权的挑战。

香港外国记者会在特区政府依法“遏独”的时候,公然邀请“独派”分子作演讲嘉宾,当中显然有为其背书的意味,也有向特区政府、中央政府施压的含意,是公然对国家主权、对“一国两制”的挑战。所以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才要发表强硬声明,坚决反对任何外部势力为“港独”分子提供散布谬论的讲台。香港外国记者会到现在还说什麼言论自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当香港人都是傻瓜吗?

这边厢香港外国记者会为“独派”人士打气,那边厢过去多次表明不支持“港独”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又“巧合地”在同一时间走出来声援陈浩天。他在接受外媒访问时,竟然反过来指责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的做法“错误”,并指言论自由代表法治下的社会开放,《中英联合声明》保障言论自由,不应该因为不喜欢他人的言论而作出审查。他并强调,一直反对“香港独立”,同时亦为香港的自由同地方自治争辩。

彭定康是西方虚伪政客的代表人物,他过去不断声称自己不支持“港独”,但其实,有“港独”的地方就有彭定康,每次“港独”势力遭到打击之时,都是彭定康最先出来为其辩护,彭定康正正就是“港独的辩护士”。当然,他比一些反对派政客高明,并没有直接为“港独”辩护,而是巧妙地以言论自由来包装“港独”。

言论自由从来都不包括“港独”,但彭定康却将言论自由无限放大,变成可以容纳“港独”、“分裂”、“叛国”等行为,只要在言论自由大伞的保护下,这些行为都可以接受和容许的。相反,如果当局要打击分裂势力,彭定康就会指责是打击言论自由。

彭定康的说法根本不值一驳,因为他连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内容都不了解,《公约》第19条就界定了什麼是言论自由,即:一、人人有保持意见不受干预之权利;二、人人有发表自由之权利;此种权利包括以语言、文字或出版物、艺术或自己选择之其他方式,不分国界,寻求、接受及传播各种消息及思想之自由;三、本条第二项所载权利之行使,附有特别责任及义务,故得予以某种限制,但此种限制以经法律规定,且为下列各项所必要者为限:尊重他人权利或名誉;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风化。

图培植在港搞局工具

换言之,任何煽动仇恨、诽谤他人,以及危害国家安全的言论,政府都能以立法形式加以限制,有关做法与打压言论自由无关。彭定康以言论自由包装“港独”,不但反映其不学无术,更暴露其满口歪理。

值得留意的是,为什麼一个“双失青年”陈浩天,不但得到反对派政客的大力支持,更得到外国组织、西方政客的全力回护?显然,外国势力重视的不是陈浩天,而是其代表的“港独”势力,担心特区政府将“港独”势力消灭於萌芽,届时他们将失去了在香港搞局的工具。

特朗普上场後,“印太战略”随即取代奥巴马的“亚太战略”,两者最大不同是前者把印度以及印度洋地区拉进来,扩大地理範围覆盖,加强围堵中国。而近期发动的贸易战,正是配合“印太战略”围堵中国的其中一环。为此,外国势力不断培植“港独”分子作为烂头蟀,企图在中国後园放火,并将香港变成反华势力的桥头堡。

这些棋子中早期有梁天琦、黄台仰、黄之锋,近期有陈浩天,而陈浩天本人正是美国在幕後支持成立的“自由印太联盟”的骨幹。这说明一个事实:就是近年“独派”组织得以兴起,背後都与外国势力的支持和指挥有关,目的是要在香港“煽独”,为中国製造麻烦。

现在特区政府下定决心打击“港独”,眼见棋子被逐一清除,投资付诸东流,外国势力唯有走出前台声援,发动旗下组织及过气政客奏起“撑独”大合唱,原因正在於此。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方靖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