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郑赤琰:香港外国记者会明知故犯挑战底线

香港外国记者会(FCC)邀请“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本月中旬到该会发表演讲,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联络该会,申明有关做法并不适合,要求取消该场演讲;但外国记者会却以言论自由为借口,拒绝接纳要求,并说陈浩天的意见不代表该会,该会不持立场,反对或支持者可在会上各自自由发表意见。

特首林郑月娥得悉FCC的决定后,公开表示对该会的一意孤行感到可惜和遗憾。前特首梁振英也在自己的社交网站内撰文,批评FCC的做法绝对是践踏国家安全的“红线”。言下之意是特区政府可禁止FCC举办这次活动。

不容在港搭建宣“独”平台

本文试就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的角度,论述FCC举行“撑独”演讲不但并非行使该两项自由,恰好相反,是破坏了这两项自由。因为这两项自由绝非让任何人或团体可为所欲为,更非没有限制,在涉及国家安全的前提下,任何国家或地区的政府都可以限制这两项自由。

保安局局长早前引用《社团条例》考虑禁止“民族党”运作,理由是该组织搞“港独”活动,而且是有纲领、有组织、有资金、有行动,该组织甚至表明为达主张不惜以武力抗争。政府有关部门花了两年多时间收集该党的“港独”言行,并整理成长达782页的证据,而给予陈浩天的申述期,亦由原本的21天延长至49天。

警务处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时间得出“民族党”危害国家安全的结论,才建议保安局局长禁止该组织运作,可见政府保障结社自由的态度何其严谨。因此,不论是本港居民或外国来客,理应表扬特区政府尊重结社自由的表现;即便不表扬,也应该表示认同,这才是持理性的态度。

现在FCC不作如是看,反而将自己置于政府的对立面,在自己举办的午餐会上为陈浩天搭建一个“港独”讲台,让他有机会登上国际媒体。这样一来,FCC已将自己置于无可申辩的困境,难以用“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来为自己开脱“不适当”的行为。

本来,面对这么敏感的政治议题,作为客人,要不是有敌视的态度,理应客气一点,事先征询当地政府的意见,征询不是“叩头”,是应有的尊重。若然,便可摸清政府的“底牌”,不必搞到现在双方“骑虎难下”的处境,这便是林郑所言“可惜”是耶!这一句可惜,笔者解读为如果FCC不取消该场演讲,事件肯定会有下文。

世界各地政府当面对危及国家安全的前提时,都会对各种自由采取不同程度的限制,更不会让“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当作破坏国家安全的挡箭牌。就拿美国为例,当“911”事件后,当地国家安全面临严峻威胁,什么言论与新闻自由,甚至学术自由一概进入“严冬”,媒体无人敢邀请“恐怖分子”(甚至是嫌疑恐怖分子)访问并作出报道,连大学教伊斯兰教课程的教授也要“人人过关”,授课资料受检查,讲课受监听,有人还因为有鼓励恐怖主义之嫌而被“炒鱿鱼”,记者私下访问“恐怖分子”也会“格杀勿论”。由此可见在国家安全的前提下,对个人或社团自由一点也不容宽松!

过去没有人或组织敢于公开宣扬“港独”,令社会未能及时察觉“港独”的祸害。可是非法“占中”之后,“本土自决”“港独”思潮开始冒起;2016年的旺角暴乱更有不少“港独”分子因干犯暴动罪或相关刑事罪行被判刑,可见“港独”分子的危害性不单局限于“播独”,还涉及组织、发动暴力行动。在这情况下,“港独”对国家安全的危害,已提升到危险级别。特区政府依法遏制“港独”,实在是“港独”分子咎由自取的。

珍惜现今地位悬崖勒马

现在有人糊里糊涂以所谓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为“港独”言行、为“港独”组织开脱,须知在国家安危的境遇下,自由没有空间。值得一提的是,近日哈佛大学一位政治学教授在其新著作中论述中美走向战争的趋势,其中一个引发战争的导火线是“港独”分子滋事,特区政府向中央政府请求驻港解放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台湾当局见状立刻宣布“台独”,美国挺身而为“港独”“台独”护航,因而引发中美全面战争。

由此可见,“港独”“台独”在美国学者眼中已然成为中美开战的导火线,处此情况下,FCC作为一个媒体组织,不可能不知道“港独”“台独”对中国国家安全、领土完整构成重大威胁。FCC明显是明知故犯,希望在“民族党”被取缔前,为陈浩天搭建一个“舞台”,让他一跃成为备受国际关注的香港政治人物,将他打造成“港独英雄”。FCC的用心是否希望藉国际舆论向特区政府施压,迫使保安局局长取消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的决定?或是否藉此来丑化特区政府?

香港基本法对新闻自由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外国媒体的驻港记者可以随意进行合法的采访;回归后,特区政府准许外国记者会这个媒体从业员“联谊”组织继续运作,故FCC应该要珍惜在港成立机会,切勿不知自律“干预”中国内政,及早悬崖勒马,与“港独”分子划清界线。

作者:郑赤琰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