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毛孟静策动霸政总 引爆“占”祸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2014年9月26日,“双学”学民思潮及学联突然“占领”政府总部东翼前地,触发非法“占中”。《大公报》获得的文件显示,原来这个“占领政总东翼”的策划来自毛孟静。她用曾经做过记者的经验,声称“占领”政总可引发惊人效果。根据真普联2014年9月10日第27次会议纪要,周永康指学联正申请政府总部东翼前地及添马公园作集会用途,暂时未有最终决定。毛孟静在会议上建议于政总东翼前地举行集会,“新建的围栏将令新闻照片更有感染力”。

细阅乱港分子策划“占中”的内部文件发现,这场非法活动从一开始就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目标的惊天阴谋。郑宇硕以真普选联盟作平台,与境外反华势力策划一年的违法“占中”,到了2014年4月进入直路。亲台的人民力量及社民连先搞破坏,违反联盟定出的“三轨方案”承诺,导致联盟内讧,民主党退出,真普联陷于瓦解之际,郑宇硕引入学民思潮及学联,加速推动“占中”。已获华人民主书院安排在台、港受“抗争”训练的学联周永康、民阵杨政贤及学民思潮黄之锋,很快便获得“学以致用”的机会。结果“双学”头目受戴耀廷,郑宇硕及毛孟静的唆使,在当年9月26日鼓动不知内情的学生占领政府总部东翼前地,引爆非法“占中”。

真普联2013年成立之初汇集反对派各政党,当时没有“双学”,到了“占中”前半年,2014年4月30日第15次会议,此时政改首阶段谘询只刚进行四个月,“政改五步曲”还未踏出第一步,郑宇硕已提出“占中”选项给联盟成员讨论,为触发“占中”铺路,此时学联、学民思潮已向真普联愈走愈近。

2014年5月13日,郑宇硕与“双学”代表会面。6月30日民主党退出真普联,联盟形同虚设,郑宇硕开始引进青年“占中”生力军“双学”,而时任学联秘书长周永康、时任民阵召集人杨政贤及时任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已于2014年年初先后获华人民主书院安排,赴台湾及在香港接受前民进党立委简锡堦“抗争演练”培训,当上“占中”骨干。

推“双学”做“烂头蟀”

2014年7月10日第22次真普联会议,“双学”渐渐冒起,反对派各政党角色被淡化。戴耀廷等人怂慂学界做“烂头蟀”,为非法“占中”提早造势。会议上,时任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提出八月下旬有“回应”人大常委会决定的行动。黄之锋建议于8月底或8月之后进行一次大型的公民抗命行动,戴耀廷同意。周永康担心“占中”前的公民抗命行动影响“三子”的“占中”计划,故将学界行动以“公民抗命”命名,不用“占中”名义,戴耀廷赞周永康聪明,戴耀廷附和指“占中”不会指责或与学界的公民抗命行动切割。周永康续指可能会于9月中策划罢课。

与郑宇硕沆瀣一气,同是“独书院”课程讲师兼时任公民党核心成员毛孟静,在会议上“配合”郑推“双学”做“烂头蟀”。毛孟静在会议上称学界有意进行公民抗命,适宜以“预演占中”为名;但她又说如果有政党代表加入学界“占中”,可能会引发公关灾难。毛有意推学生走上抗争前线,却又阻断政党参与。在会议上附和“双学”的人民力量袁弥明,建议当人大常委会公布消息后执行“占中”数日,以此作为与政府谈判的筹码。

当“双学”渐渐主导会议方向,公民党梁家杰强调联盟应由“三子”去召集行动;如果由各个组织各自行动,可能令效用分散。新民主同盟陆耀文希望学界亦可以与“占中三子”及真普联合作,以更聚焦力量。

曾提占领滙丰毕打街

8月,踏入人大常委会就行政长官选举办法作出决定的关键时候,郑宇硕在2014年8月13日第25次会议指学联负责罢课,又以“一波接一波”的形式行动施压,呼吁各联盟成员表态反对不民主的选举方案。曾与郑宇硕赴台见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的工党李卓人附和,李称若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中间衰”,“泛民”应占领中环行人路。毛孟静则提出焦点性“占领”,例如滙丰银行总行、毕打街等,“占中三子”公开支持“局部占中”。

李卓人再提“占中”前要有行动,郑宇硕随即指明罢课由学联负责,学联计划9月中罢课一日,10月至11月再号召长期罢课。而局部“占中”由学界及民阵负责,民协梁有方同意要考虑全面的不合作运动;认为真普联应全面动员支持其他团体的公民抗命行动。

“占领中环”如箭在弦,真普联9月已具体分工。郑宇硕在9月两个会议上不断呼吁真普联出席“占中”活动,包括组织开设街站派发黄丝带宣传、黑布游行,真普联则负责设计宣传单张及提供黄丝带。人力及“占中”后援会提供人力及物资协助。

从会议纪要显示,“双学”主导部署“占中”的具体行动,反对派政党做配合,“占中”核心、前线炮灰则由学民及学联发起罢课及集会,已受“独书院”抗争训练的周永康、杨政贤、黄之锋“学以致用”。黎汶洛指学民思潮的中学生罢课计划;除全日罢课外,亦可以参加放学后集会及于学校派发黄丝带和单张等形式支援罢课。黎汶洛指中学生罢课会以学联的罢课为基础,呼吁罢课的中学生参与学联集会。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毛孟静